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即鹿 > 第三十七章 亲援襄武城 知己又知彼

第三十七章 亲援襄武城 知己又知彼(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即鹿更新最快!

“有桓公这一路兵马,明公的‘围魏救赵’之策便可成矣,如果再加上汉中、梓潼这一路兵马,则明公此策十拿九稳了!”冯宇喜色满面,旋复略起忧色,说道,“只是,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

麴令孙瞅他一眼,心道:“怎么这么多问题?”

莘迩问道:“是何问题?”

冯宇说道:“仇泰部兵马万余,不好速败,击破仇泰,然后再南攻咸阳,这需要时间;桓公部的荆州兵反攻南阳,消息传到襄武,也需要时间;汉中、梓潼兵攻褒斜道,一样亦需时间,……这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适才明公言说襄武县城恐怕难以再多久守,那么,襄武县城能够守到那个时候么?”

莘迩心中暗赞,想道:“这冯宇倒是心思缜密!”和颜悦色,回答说道,“足下此虑,确然关键。按襄武目前的情势,只靠千里,估计是守不到那个时候的。”

冯宇听出了莘迩话中未道出之意,眼前一亮,说道:“明公的意思是?”

莘迩徐徐说道:“但若再加上我,就一定能守到那个时候了!”

这句话说得不紧不慢,语气平缓,可从此话中,冯宇却听出了万丈豪气。

想那襄武城外的秦兵数万之众,且是秦主蒲茂亲自统带,又有蒲秦的头号谋主孟朗在其中为蒲茂出谋划策,而莘迩部的兵马才只数千而已,却有此等自信,说加上他,就定能守到那时!冯宇不觉暗自钦佩,想道:“果如传言,莘公慨烈英雄,当世之杰也!”

心中这样想,冯宇说道,“敢问明公,是打算亲自驰援襄武么?”

莘迩指了指旁边道上正在行军的部队,晏然笑道:“冯君,足下看我部行军方向是往哪里去?”

“襄武方向!”

“不错,我非是打算驰援襄武,我现在就正是往襄武去。”

冯宇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下拜说道:“宇久慕明公,此次与明公相见,得偿所愿,本该多侍从明公左右,聆听教诲,却既然明公现就率兵驰援襄武,那在下也就不敢再多停留,便告辞明公,即还圜阴,把明公解襄武之危此策转禀李公,即刻施行!”

“好!”莘迩想了下,顾与麴令孙说道,“猛奴,你跟着冯君一起去。”

麴令孙不解莘迩之意,问道:“下吏与冯君一起去?”

“冯君那边无人与张韶、赵染干相识,你跟着冯君去到李君军中,为李君、张韶、赵染干的联系做个中介人。”

麴令孙明白了莘迩的意思,痛快应道:“诺!”

冯宇见麴令孙毫无犹豫,答应得干脆,心中想道:“此子年虽不大,我看他至多十五六岁,但胆气却是豪壮。”

一则,就算李基是真的要投附莘迩,毕竟李基、莘迩不是旧识,彼此间没有交情,那李基会不会改变主意?这还不好说。万一李基改变了主意,那麴令孙跟着冯宇去到圜阴,下场可想而知;二来,从秦州到圜阴,中间需经过关中数郡,路上亦可能会出现风险。

如是换个别人,即使不敢拒绝莘迩的差遣,可在接令的时候,大约亦不免会踌躇些许。

而麴令孙几乎是不假思索,便就接下了莘迩此令。

其中固有他对莘迩充满信任的缘故,却诚如冯宇所思,“胆气豪壮”则亦是一个重要原因。

注意到冯宇连着看了麴令孙好几眼,莘迩产生了误会,以为冯宇是嫌麴令孙年少,遂乃笑道:“冯君,猛奴是我定西故秦州刺史麴鸣宗的从弟,今在我督府中任职参军,他与张韶、赵染干都认识,有他跟你去圜阴,我足可放心。”

冯宇这才知道麴令孙原来竟是麴球的从弟,麴球尽管早已战死,然其名声至今犹响荡蒲秦军中,他的大名,冯宇早是如雷贯耳,顿时对麴令孙又高看两头。

事不宜迟,冯宇也是个利索人,即未多留,等莘迩写好分给张韶、赵染干的信,他重新打开腰带上的暗格,细心地把之纳入藏好,随之,即告辞莘迩。

目送冯宇、换上便装的麴令孙和冯宇的那几个从骑穿过行军的部队,斜斜地朝西北方的圜阴远去,莘迩慢慢地收起了笑容。

襄武岌岌可危,这样危急的情况下,莘迩哪里会有心思作笑?他适才的一再笑容,其实不过是故意拿出来给冯宇看,是为了显示他的从容不迫,为了显示他对解襄武之危的充足信心的,也正因了不是真心所笑,故此笑了半晌,他的嘴角这会儿都笑得快僵硬了。

立在原地没动,莘迩微微低下头,思考了会儿。

他抬起脸,下达命令:“请勃勃、螭虎、罗虎、拔列、苟子、道武、延祖诸将来见。”

赵兴、高延曹、罗荡、秃发勃野、李亮、薛猛、朱延祖诸将络绎赶至。

仍然叫魏述引领亲兵警戒周遭。

莘迩把方才接见冯宇、以及李基投附等等诸事,简单地与诸将讲说了一遍。

听他说完,高延曹等将无不大喜。

李亮喜色满面,说道:“明公,当真没有想到,李基会在我陇如此危急的关头,主动来投!此不啻於雪中送炭!今得其投附,明公三路‘攻’咸阳、南阳此策,只要能够顺利得行,则襄武之危,必然解矣!”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瞒诸君,我都已经做好与蒲茂决战於襄武城外的准备了,我却是也没有想到,李基会在这个时候弃暗投明!诸君,李基,当真义士也!”

众人心情都很激动和喜悦,“山重水复”云云这句诗,却是无人注意。

就连著名的军旅大诗人高延曹,对莘迩引用的此二句诗亦未在意,他也是满脸喜色,说道:“明公,闻知咸阳告急,末将敢断言,蒲茂就一定,也只能撤围襄武!明公,其撤围之时,末将愚见,便是我军追击之日!……他娘的!被他仗势欺人,打了咱们这么久,终於也该到咱们扬眉吐气,狠狠打回去的时候了!”

莘迩心中一动,想道:“螭虎与我考虑的倒是相同,不错,如果我‘围魏救赵’此策果然得售,蒲茂果然撤军,那么等到那时,我的确是可以寻找战机,抓住合适的机会,打他一打!”

当务之急,还是解襄武之危,换言之,眼前的头等大事是务必确保在“三路反攻”的战事打响之前,襄武县城不能有失,故是,“追击”此事,也只是在莘迩脑中一转罢了。

暂且先把此事放到一边,莘迩顾盼诸将,说道:“我估算了一下,三路反攻这场战事,最早也得半个月后才能打起来,这也就是说,襄武城至少必须还要再守半个月。已是接连七八天不曾有千里的军报送来,襄武城此时此刻的形势不用我说,君等也能设想出来,千里必然是已将到弹……,矢尽粮绝之境,能不能守住这半个月?诸君,就要看咱们的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瘟疫医生(黎明医生) 我真不想努力了 超品命师 假装自己是学霸 史上最强炼气期 我能打破次元壁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超神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