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圣墟 > 第1490章 是谁导演这场天地大戏

第1490章 是谁导演这场天地大戏(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圣墟更新最快!

天地倾覆,时间长河浮现,它在无声无息地倒流,世间一切都仿佛因此而发生改变。

那种景象让无上生灵都胆寒,瑟瑟发抖。

这关乎着他们的性命,主祭之地惊变,谁都不知道会怎样,那里大战落幕了。

那片模糊的祭地,一时难以看个究竟,有混沌气汹涌,淹没魂河,填满深渊宇宙。

隐约间传来枯骨生物虚弱、绝望的怒吼,然后有骨头化成尘埃,在那片地带飘洒,这让无上生物惊惧,强烈的不安。

“这一战应该没什么悬念了。”九道一开口。

狗皇笑的开心,大嘴咧到耳根那里。

它直立着身子,背负一双大爪子,人模狗样,道:“一战定乾坤!”

光头男子冲到最前面,噗通一声跪在铜棺前,用力叩首,眼泪不受控制的淌落,无数岁月了,居然还能再重逢。

当年,天庭各部被冲散,各路英杰尽凋零,诸王死伤殆尽,没有活下来几个人。

想到昔日的璀璨盛况,英才如雨,强者如云,再看如今的凄凉,老少活着的不超过三五人,实在可悲。

“师傅,你终于回来了,平定一切祸乱源头!”光头男子说道。

他想到当年数十上百万的天庭部众,都不见了,让他很伤感。

尤其是,还有身边的人,朋友与家人等,他颤声道:“师娘可好,还在吗,小师妹呢,还有小师弟在哪里?”

他说的是铜棺中男子的妻儿,若是不在了,纵为天帝,也太可悲。

当年真的很惨烈,魂河、四极浮土、葬坑、古地府齐出,更有从天外而来的不世强者,阻击天庭各部。

光头男子饱含感情,倍感心酸与悲凉,道:“我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那么强大的天庭怎么会崩掉?有时候我觉得这是一场虚幻,一场梦境,我们所经历的都是假的,是有人刻意安排的,终有朝一日会从梦中醒来。”

后面,腐尸大受触动,深有所感,道:“没错,我也在想,这是不是一场梦境,太不真实了,当年天庭强盛到极点,怎么会一朝间衰落,崩开。而且,本座的肉身居然腐烂了,这简直不现实。我与那位同时代,一身精粹都在肉身中,就是魂没了,肉身也不可能坏掉,这肯定是假的。我也怀疑,有一天我们会突然醒来。”

“师傅,你还好吧,蜕变完成了吗?弟子来迎接您来了,自此以后要永远侍奉在您的身边!”

光头男子叩首,不断喃喃,多年的生死离别,此时见到师傅的青铜棺后,所有悲喜的感情都流露出来。

狗皇难得的正经了起来,没有上前去,让光头男子一个人在那里低语。

不过,当它看向其他人,尤其是一群老崽子时,顿时有了倾诉欲。

“看到这口铜棺没?关乎过去,现在,未来,有天大的根脚,我兄弟天帝就是藉此棺崛起的!”

现在,没人反驳他。

九道一不会拆台,而腐尸与铜棺中的人也是兄弟。

至于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则是一脸震撼之色,他们自然听说过这口棺椁,想不到有朝一日居然亲眼见到,而且走到这么近!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狂人武疯子都心中剧震不已,他缓慢接近,瞳孔收缩,仔细盯着。

现在没人说话,对这口棺可谓是敬畏无比,听到了关于它太多的传说。

此外,还有那位天帝,真身躺在棺中吗?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近那位传说中的无敌天帝!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热血上涌,情绪激荡,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可以接近传说中盖世无敌的强者。

这一刻,他觉得双膝发软,忍不住想跪下去,有股难以克制的冲动,要叩首膜拜!

狗皇很满意几人的表现,相当的傲然,道:“你们不能将它当成是棺,相传,这东西的来头古老的不可想象,没法考证是什么年代的,可影响古今未来。”

它背负双爪,人模狗样,道:“在最古时期,棺椁不是葬生灵用的,另有用处,骨书中有记载。”

“没错!”腐尸点头,道:“棺椁,是沉眠之地,是休息之所,是无敌强者的战争堡垒!”

连九道一都点头,尤其是眼前这口棺,最负盛名,完整体代表了前世,今生,未来,是强者的蛰伏地,而不是葬地,是修养之所,以期将来更强!

“所以,天帝在里面休养,蜕变呢?”黎龘开口。

“不错,兄弟,我想念你无尽岁月,如今老迈的眼睛都昏花了,你还不出来?”狗皇颤颤巍巍上前。

它扶住棺盖,轻轻敲打,可以见到,它的大爪子在微微发抖。

因为,它有点担心,这么长时间了,它曾经追随过的人怎么还没有出来?

事实上其他人也都有些不安,棺中的男子虽然成为天帝,但依旧与是他们的兄弟,是他们的师傅,从来不会摆架子。

都这么时间了,他的弟子低语,落泪,他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早该现身了。

“哐当!”

狗皇很果断,直接掀开了青铜棺材板。

这个时候,光头男子也已站了起来,他在发抖,总有种不安与不妙的预感,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师父!”他一声大叫,脸色彻底变了。

这时,狗皇也探出一只大脑袋,进入棺中看到了内部情况。

丝丝缕缕的真血,殷红中带着晶莹光泽,但没有帝威,在棺中流淌,不是很多,却也触目惊心。

“兄弟!”

狗皇急了,冲进巨棺内,它忍受不了,要看个究竟。

腐尸焦躁,忧惧不安,一跃而入,同样进棺中。

这是棺椁,外面大棺为椁,长足有二十米,而里面还有较小的内棺。

相传,完整的棺体,本应是三重,在非常古老的时代被人带走了一重,留给后世两重青铜棺椁。

光头男子、黎龘等人也跟着冲了进去。

“当!”

狗皇用大爪子掀开了小棺,可是,里面依旧只有血,没有人!

“人呢,兄弟你在哪里?!”狗皇咆哮,真的急眼了。

“不可能,绝对不会蜕变失败,他那么强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蛰伏与进化,理应无敌天上地下。”腐尸急躁,强烈不安。

现场找不到人,让他们很惶恐,患得患失,甚至有些毛骨悚然,产生惊惧的心理。

“有些碎骨!”

不愧是常年行走于地下的考古学家,腐尸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常,自殷红的血液中取出一些碎骨渣。

“他在哪,怎么留下这些东西?”腐尸心惊。

“该不会被什么生物给吃了吧?”这时,也就黎龘敢开口,有怀疑就讲,那可真是……口无遮拦。

“熊孩子,你说什么呢!”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九道一出手了,对着黎龘的后脑勺就给了一下。

黎龘这叫一个怨念,他么的我从史前活到现在,当老崽子也就罢了,现在又降格成熊孩子了?!

但是,他也不好意思反驳,无法多说什么,没看到狗皇杀人的心情都有了?而腐尸那眼神也极其不善,要活吃人了!

九道一揍他,这是在帮他遮掩呢。

“师傅,你去了哪里,不要吓我,快出来啊!”光头男子有些无助,非常的惶恐,唯恐内心深处的忧虑成真。

这么多年过去,难道师傅蜕变失败?

他的确有种不好的联想,毕竟早先只有一块青铜棺材板坠落,轰击敌人,而后也只是显化出天帝的虚影,而不是真身。

现在,光头男子怎能不恐惧?

如果这就是真相,那未免太残酷了,何其的惨烈?!

“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谁在导演这场大戏,吾师绝不可能死,蜕变完满了才对!”光头男子大吼。

“是的,他蜕变成功了,这里有证据,他排尽昔日的血与骨,他进化了,成为诸天的至高存在!”腐尸也道。

无论如何,他不相信天帝死了!

狗皇有些崩溃,看着那血与骨,嚎叫道:“兄弟,你在哪里,我在等你回来团聚,我也想让你救大帝,你怎么撇下我们走了,我不相信,我不接受!”

很快,他们在这里感受到了一种情绪,有种深深的眷恋与不舍,像是不想离开这个世界。

这让狗皇崩溃了,他感受到了,那是他的兄弟,天帝留下的残碎气息,蕴含着他最后的一缕心绪。

怎能如此?!

无论腐尸怎么推测,怎么找理由,都难以掩盖这一残酷的事实,天帝真身出事了,或许真的殒落了。

光头男子瘫软在地上,一下子失去了精气神。

师母,师妹,师弟,可能在当年就战死了,现在连师傅也不在了?这一家太惨烈,怎能如此?!

“哈哈……”

深渊宇宙,有人在大笑。

无上生灵感应到这里的状况,全都振奋无比,原来那个从棺材板映照出的来的男子死去了!

怪不得他的真身没有出现,这是他最后的执念所能显化的最强战意吗,经此一役,他应该再也无法出现了。

轰!

楚风适时出手,向前迈步,脚下金色纹络蔓延,背后浮现一道模糊的身影,向着深渊宇宙施威。

那片地带被隔绝,但是,当有外界压力时,依旧让此地空间不稳固,混沌激荡。

八首无上、地府的强者顿时都闷哼,有的无上人头滚落,有的身体四裂,他们早先受的伤太严重。

几人被主祭之地的大战所波及,没有死去就足够幸运了。

现在,被这种外力刺激,无上真血四溅,顿时让几人眼眸都冰寒起来。

奈何,他们出不来,而且也在担心,主祭之地落幕了,是否会有人来收拾他们?

果然,大战彻底落幕了。

虚空中留下一行金色的脚印,渐渐的淡去,远去,就此彻底不见。

混沌雾中流淌,包裹着一位男子,向着铜棺走去,英姿伟岸,略显落寞,对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舍。

“你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他来了,目光犀利,然后又柔和,看向狗皇、腐尸、光头男子等人,有亲近,也有无尽的伤感。

然后,他就慢慢淡去,如同那双脚与金色的脚印,从此世间不见。

“他死了,消散了!”

“金色脚印也不见了!”

深渊中,传来震惊而有喜悦的声音,他们的束缚被解除了,可以出去了,再无人可制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悠闲乡村直播间 重生世纪之交 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明文魁 黑龙法典 临高启明 天下第一医馆 坐忘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