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圣墟 >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

第1485章 震古烁今谁可敌(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圣墟更新最快!

谁都没有感知到,阳间外来了一口棺,它满身铜锈,覆盖着岁月的沧桑,也不到在域外漂泊多少年了。

现在,它像是被接引,又像是被人驾驭,缓缓地接近,看这架势很有可能要坠入阳间大地上!

“我怎么心惊肉跳,今天难道还要出其他什么大事儿?!”狗皇狐疑,抬头望天,然后又望向魂河方向。

“该不会真要扫平魂河,彻底将这里灭掉吧?”腐尸小声道。

这非常有可能,如果真是那位回归,估计非要全面灭掉这里不可。

当年,那位战绩太辉煌,一路走下去,横推一切间敌。

他们忍不住多想,该不会真要一战定乾坤,打爆诡异源头吧?

遥遥望去,魂河上的虚空中,有一行金色的脚印,是如此的醒目,烙印在那里,不可磨灭,神圣光雨成片地洒落,令人心神宁静。

“那位真是太强了,一双脚印都能如此,给人心安的感觉,恨不能与他同生一个时代,仰望其姿!”光头男子慨叹。

“我们接着退走,远离这里!”九道一开口。

狗皇道:“其实意义不大,如果那位成功,那就会灭了终极诡异源头,而若是不成,估计无上会反扑出来,我们眼下躲到哪里都不见得有用。”

此刻,他们心中祈祷,那位一定要镇杀掉几个无上生物。

“终究不是他的真身,不然的话,我们就不用心中没底了。”腐尸道。

他们有些紧张,关注魂河,等待最终结果出现。

有些事,他们是有所耳闻的。

最起码,九道一知道部分真相。

数个纪元前,那位只身一人而已,就敢去掘古轮回路,要将古地府给生挖出来,还曾要填平魂河!

可惜,他终是未能如愿。

那个时期发生惊变,太匆匆,他就离开了,谁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他便从此世间不见。

连九道一都不了解,每次回思,都很怅然,那位当年离开时神色很不对劲儿。

九道一担心,怕那位会出事儿。

有人说,上苍之上有惊变,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恐怖大,那位必须要赶到那里。

也有人说,古地府、魂河其实都有共同的最初源头,有同样的背景,每个纪元末期都需要大祭。

甚至,有人提及,那位要找的最初源头不在万界,不在诸天中,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时空可抵达。

“老人皮,你肯定听过很多传言,都给我们说一说,看看哪种较为靠谱。”腐尸开口。

九道一目光又幽邃,他真的开口了。

“传言,他为了接近一个……最初源头,要去同时转动上苍与地下的轮回,让天地与他自身都入轮回,这……很不好,很难理解,传出这段话的生物死在乱古纪元。”

这则消息惊人,上苍之上也有轮回?!

“当然,也有人说,他太强了,有不可描述之地的生灵对他忌惮,不得不付出巨大代价,以身为饵,将他引到上苍之上。”

显然,上苍之上有不可揣度的力量,也许能对那人造成威胁!

狗皇、腐尸倒吸冷气,过去都曾经发生过什么,怎么感觉这池子水太深了,简直能将万界海都给装进去。

“遥想当年,我曾与那人应该是兄弟,甚至是他将我葬下的,只是现在什么都忘了。”腐尸叹道。

关于腐尸,的确是一个无比特殊的存在。

一直以来,腐尸的实力浮动很大,他曾经历数个纪元,活的无比久远。

他身上有些问题,主要是有不少时代他都“断层”了。

所谓的断层是指,他是一路“葬”过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早已死去。

这是他的特殊处,他的魂光熄灭过,严格来说自然算是死了。

但是,他的肉身长存,自古至今就没变过。

虽然不止一次被葬下,但是他的肉身多次复苏,再养出魂光,构建出新的自我。

所以说他很另类,非常特别,他的肉身铭刻下太多的东西,有些印记若是激活会发生一些奇异的事。

当他说这话时,连狗皇都在盯着他,眼神绿油油。

至于九道一就不用说了,在那最为古老的时代,必然与其有交集。

腐尸瞪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朝气蓬勃,风姿俊朗的美少年吗?”

狗皇听到这种话,咧开大嘴就笑了起来,道:“就你这块老腊肉,都馊了,腐臭不堪,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它一嘴残缺的大牙,笑时大嘴都咧到耳根那里去了。

腐尸的脸顿时黑了,多少个时代了,这狗总是与他作对。

很快他又皱眉,担心某些事。

“我这肉身多半有什么问题,要知道,我一身的道行都在这里,我跟别人不一样,葬即睡,在身上养出很多印记,不该这样。”

腐尸忧虑,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肉身比魂光更重要,漫长岁月的积淀,早已不可想象,肉身称之为逆天也不为过。

但是,他的肉身却腐烂了,这就严重了。

“即便是不祥物质,也不能这样侵蚀我,这还是我的肉身吗?”腐尸怀疑,有某种不安。

可惜,有人对他过去不了解,始终在怀疑腐尸即便不是自己的儿子,也跟自己的儿子有关!

没错,就是楚风,在这么怀疑。

这要是让腐尸知道,不气死也要呕血。

轰!

深渊下,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若非魂河阻挡,估计会形成毁灭性的冲击波,撼动诸天万界的根基。

还好,那片地带与外界是隔绝的。

即便如此,狗皇、九道一等依旧神色郑重,预感到了事态的严峻性,今天一切都可能要落幕吗?

“再退!”

他们迅速后退。

事实上,现在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可怕,深渊下是混沌,贯穿过去,是一片模糊之地,超脱世外。

古地府的强者,天帝葬坑的怪物,现在全都在大口咳血,自身都差点炸开。

八首无上更是脸色煞白,这也……太恐怖了!

“都说了,不要多想,不要妄念,会出大事儿!”蚕蛹中传来严厉的声音,在蚕茧上有几道裂痕。

远处,那双脚还在,都没有搭理他们,在虚空中留下的金色脚印越发神圣祥和。

至于这片模糊之地,居然崩碎小半!

一切都是因为,八首无上与天帝葬坑的老怪物没忍住,想要发难,利用这片模糊之地伏杀那人。

因为,他们真的害怕了,那位脚踝以上仿佛也要凝聚,要真实再现出来,而且恍惚间像是发出了叹息声。

最为关键的是,双足最终止步,没有进所谓的祭地,不曾去进行所谓的自杀式闯关。

他们担心,这位停驻于此,会逐渐凝实,真实浮现出来,那就恐怖了。

这片模糊之地无比超凡,有不可想象的力量,镌刻满至强的杀伐场域,号称可以绞杀所有来犯之敌。

但是,他们失败了!

当迅速激活这里的场域后,符文漫天,杀气如海,古往今来各种无上攻击术法齐出,全部呈现,爆发出来。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双脚如同在岁月中行走,在时光河流上散步,一念成光粒子,一念又化作那位的双足,无法无术无道可侵!

甚至,当那双脚猛然发光,用力踏下去时,号称此地最强大的场域崩开,瓦解了,让无上生物都遭反噬。

这极其慑人,那双脚踏裂此地,自身无恙,甚至他留在虚空中的金色脚印也依旧神圣,光雨绚烂,不可磨灭。

他到底是什么状态?八首无上都有些毛了。

强如他们,联合起来,连一双脚都毁灭不了吗?

◇零零看书网◆

唯一庆幸的是,那双脚并未针对他们,短暂停驻后再次开始向前走,难道依旧想去主祭之地吗?

“他没看到我们?”天帝葬坑的怪物露出异色。

“的确有问题,我现在有了某种怀疑!”

古地府的强者双目瘆人,冒出丝丝缕缕的黑色物质,像是浓烟,又像是黑火,盯着那双脚,有了某种猜想。

“这么多年过去,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这有点不正常。我怀疑,他可能死在那超脱诸天之上的恐怖地方了。我认为,他有可能不在人世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儿。”

甚至,他认为,之所以只有一双脚,那是因为,那位可能战死了!

最终,只有一双脚未被磨灭,失落在诸天之外。

所以,到头来始终只有一双脚显化,在虚空中凝聚出金色的脚印。

其他人闻言,先是倒吸冷气,然后眼睛都深邃起来!

他们一下子安心不少,如果是那样的话再好不过。

蚕蛹中传来声音:“他死了吗?我一直觉得他的状态很奇怪,怎么会生生从你我的心中淡去,连我等都对他的过往感知模糊,若非有些古物有些痕迹为证,说不定关于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任何记忆。”

这很可怕,他们是何等生灵?全都为无上!

可是,却连一个人的记忆都保留不住,这就显得古怪了,极其异常。

“现在想来,他的功法特殊,他来历古怪,最为重要的是,他……或许已经死了!”八首无上低语道。

说到最后,他目光烁烁,越发的有底气。

“没错,他可能被不可描述的生物击杀,并磨灭关于他的大部分痕迹,强行从诸天万宇中剔除,让他永远不可再现,彻底死去。”

天地寂静,几个无上生物越发相信,那个人出了问题!

那位,多半真的死去了。

天帝葬坑的怪物开口,道:“再伟大的生灵都要死,号称古今无敌的人,想不到可能早就殒落了,上苍之上果然可怕!”

轰!

然而,就在他们低语,暗自兴奋时,远处传来轰鸣声。

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中,这片模糊之地在龟裂,在瓦解,竟要炸开了!

那双脚在做什么,它到底强到了何等地步?

它彻底踏穿这片不真实的时空,竟要横渡远去。

“他还是要去主祭之地?!”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双脚强的离谱,这已经不能以大道验算,实在过于可怕。

最为关键的是,那双脚在不断放大,一刹那,压盖满整片模糊之地,都没给他们时间反应,就将所有人都覆盖在下方。

这是要杀他们全部?!

早先不搭理,现在要一锅端?

“快,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有人喝道。

不然的话,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双脚太恐怖了,很难精准估算它的能量等级,大道在脚下都暗淡,都被金色脚印烧灭了。

轰隆!

那双脚落下,几人暗淡,消失,在虚空中留下几滩血,都是无上生物所留。

那双脚贯穿模糊之地,就此不见!

这里只留下一行金色的脚印,洒落神圣光雨。

在模糊之地后方,超脱时空的范畴,那片未知处,依旧有淡淡金色脚印,在远去!

这就可怕了,正如无上生物所说,那位杀向了主祭之地,只身前往不可揣度的所在地,这是自杀式的闯关。

天地寂静,这里没有一点声音,模糊之地破碎不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蚕蛹出现,通体都是裂痕,甚至渗出丝丝的无上真血,它从莫名处出来。

随后,八首无上也满身血迹,狼狈的挣脱出来。

不远处,另外的怪物也都回归了,皆负伤带血。

或者说是旧伤负发,当年的大战留下的创伤全面发作。

“他不是为了大杀我等,好像没有那个意识,他只是为了进主祭之地。”

“我们猜想错了吗,一个人如果被杀死了,只剩下一双脚,怎么可能会这么强,而且执意要杀进主祭之地?”

“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真身的一部分?!”

几人无比严肃,事关重大。

若非激活血液中的祭地符文,让他们暂时脱离诸天,超脱在外片刻,那么刚才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此时,几人身上都在冒出不同的物质,

有的人身上是灰色物质,浓郁无比,勾勒出神秘的纹络。

有的无上生物身上是黑血般的物质,在体表蔓延,宛若原始祭文。

纵然是蚕蛹上都有银色纹络,看起来还算灿烂,但是却给人极其不祥的感觉,无比瘆人。

这就是他们各自积淀的诡异物质,对应着各自不同的恐怖背景,代表的也是不同的不祥源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悠闲乡村直播间 重生世纪之交 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明文魁 黑龙法典 临高启明 天下第一医馆 坐忘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