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圣墟 > 第1482章 无上亦悚然

第1482章 无上亦悚然(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圣墟更新最快!

九道一持矛,挺直脊背,等待那位的降临。

他在略微颤抖,激动到难以自抑。

多少了年了,终于有回应了,那位……要回归了?!

“我身上没有他的血,但他当年曾以自身的血,为不少人洗礼过肉身。”九道一平复情绪,在这里回应狗皇。

那是一个璀璨的大世,英杰争霸,黑暗滔天,同时也是一个可悲的大世,血与乱犹若洪海决堤,冲击诸天。

曾有那么一个时期,需要那位以自身的血为自己阵营的人洗礼,续命。

众人出神,关于那段要几乎要彻底磨灭掉的古史,只知道一鳞半爪,心有震撼,眼前这张人皮居然与那位如此接近过?接受过其血的洗礼!

这让人心中浪涛卷星海,着实难以平静。

此刻,在九道一的手中,战矛越发的璀璨,发出通天的光芒,犹若席卷星海的大火,照耀万宇亿宙。

谁能料到,战矛上腐朽的铜锈最终会化成光雨,扬满天地间!

铜锈,是那位留下的,浸染着他的气息。

咚!咚!咚!

脚步声由远而近,越发的清晰真实,跨越百世,跨越万古,走过一个又一个纪元,从那世外与史外走来。

这种脚步声有一种很规律的节奏感,九道一、狗皇等人都安然,并未觉得不妥。

然而,这种特殊的频率,神秘的节奏,听在魂河无上的耳中,却宛若亿万均重锤落下,轰落在他心头!

针对他而来?!

怎么可能?那位的真身无法回来才对!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不寒而栗,身体绷紧。

很多年了,或许有数千万年了,甚至有一两个纪元那么久远了,他居然又有了这种可怕的感觉,让他强烈不安。

这是一种无形的压迫,一种慑人心魄的无敌大势,如同洪荒时间长河决堤,呼啸着,汹涌激荡而来!

纵为无上,他亦悚然。

他的心弦都绷紧了,正在承受无以伦比的沉重压力。

恍惚间,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一个人来了,虽然很远,无比的模糊,但是他真的从未知之地赶来,到了当世!

“是他……真的是他!”九道一热泪都要滚落出来了,多少年的期盼,一次又一次的祈祷,真的等到他回来了?

然而,这时,他手中的战矛渐渐平静,所有的光束都内敛

天地间,扬起的铜锈,无尽绚烂的光雨,都逐步的暗淡下去。

无论是九道一,还是狗皇、腐尸等,都身体僵硬,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呼唤到中途出了问题?

战矛暗淡下去,这意味着不足以发出更多的讯息,难以引那位回归?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并未动,依旧如临大敌,他谨慎而凝重,道:“亦真亦幻,是他吗?”

狗皇长叹,九道一这个老皮一如既往的不靠谱,关键时刻又掉链子了!

轰!

突然,魂河下游,一块碑自泥沙中拔地而起,绽放冲霄的光华,犹若万宇亿宙中的一座灯塔,照亮虚空,要接引那位回来。

不要说他人,便是深渊中的无上生灵都瞳孔收缩,被惊到了。

九道一深感意外,无比惊愕,最后又释然。

这里有一块碑,是那位留下的,今天与战矛共鸣,引发质变。

楚风发呆,他不是第一次见到那块碑,当初在三方战场时,就曾意外接触过魂河,见到了那块埋于魂河的碑。

想不到这块沉寂不知道几个纪元的石碑复苏了,符文漫天,构建出一座平台,宛若祭坛,又像是不灭的灯塔,照亮此地。

“那位留下的……坐标?!”

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头皮发炸,第一次感觉大事不妙。

当初,他们不是没去动过,结果此碑不朽,无法磨灭。

现在,它居然出现这种异动。

轰!

深渊中的无上,怎么能沉稳,如何能平静?他出手了,果断而迅疾,向着那块碑轰出一道光束。

并且,他自身俯冲了过去,拳印如星海焚烧,若天地血祭,打向石碑。

楚风迅速阻挡,不能让他破坏。

嗡!

像是有所感应,那石碑在发光,无惧深渊中无上生物的至强一击,在轰鸣,在轻颤,照耀出无尽的符文,在虚空中构建出一座平台。

在场的人震撼,在那无尽遥远的域外,在那永恒未知处,在那像是隔着几个纪元的洪荒时间长河中,有一只大脚落了下来了,踏在由符文构建的平台上。

噗!

同一刻,避开楚风、俯冲过去的无上生物宛若遭遇史上最强的混沌雷劫,在那只脚掌前轰然炸开!

这震撼了每一个人!

九道一浑身打颤,狗皇也哆嗦了,这是震惊的,也是激动的,那位真的回来了?当真是无敌!

深渊下,混沌后方,有一声叹息传出,接着映照出刚才那位无上的身影。

他嘴角留下一缕血液,道:“终究是惊醒吾之真身。”

他很遗憾,也很无奈,养伤无穷岁月,不容打扰,他真的不想在当下复苏出世。

可是,他的一缕道身炸开了,他怎能不被惊动?

楚风目光幽幽,深渊下的无上生灵果然可怕,到现在才苏醒?早先出动的不是真身!

九道一、狗皇也都心惊,瞳孔收缩,不过很快他们又无惧了,那石碑上方,符文密密麻麻,构建出的平台托住一只脚掌,给予了他们无尽的底气。

“回来了吗,一定要出现啊!”九道一上下嘴唇打架,他第一次这样的患得患失,唯恐那位不能真个降临。

“留下了坐标,这么多年都未曾磨灭掉,很恐怖,但是,我猜这不是你真的回归吧?”

深渊下,冒出一缕缕混沌气。

那位无上生物的真身无声无息的浮现,但是,却没有接近石碑。

可见,他多么的忌惮!

若非他自己浮现身影,单凭神觉,根本无法感知到他立身在那里!

这就是无上生物,如果不想让你感知,不愿让你看到,即便站在你面前,也会无知无觉。

“我……想去采药!”狗皇低语,这是难得的机会,那位真要回归了吗?

趁此时机,那位君临魂河,威压八荒,让无上都不敢轻易动弹,正是采药的好时机。

“你们都去!”楚风开口,他再次动了,挡在深渊前,给狗皇等人创造机会。

同时,他也不想那位无上生物过来,因为,到现在还不知道石碑发光、构建的符文平台能否承载那位归来。

深渊下的无上生物对狗皇、九道一等人不在意,都没有看一眼,始终在凝视那块石碑上的脚掌!

“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接近!”孔雀魂母在山腹中喝道,她早豁出去了,她的长子几乎废了,与狗皇、腐尸等不共戴天。

“杀!”

狗皇、腐尸、九道一大开杀戒,全都拼命,要进山腹深处,找到那传说中的救命大药。

山崖很高,以帝钟与战矛破开崖壁后,内部到处都是窟窿,流淌魂物质,地形非常复杂。

当然,魂河原生物亦无数,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敌人。

起初,六首兽等都很忌惮,担心楚风出手,更害怕石碑上的那位全面降临!

魂河的一些头领不断率部众后退。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看到楚风不动,看到石碑发光,凝聚符文平台,也没有再进一步异变,终于忍不住厮杀。

“怕什么,我们也有无上,不止一位,应该都要来了,杀!”

孔雀魂母暗中传音,展翅翱翔,战力惊世。

“无上人数多又如何,敢与那位比肩?!”九道一冷笑,震慑魂河生物,不然的话打不完,这里的怪物太多了。

在他的手中,那杆战矛上浮现无数的铭纹,顿时间,莫名的气息流淌,让绝壁轰鸣,龟裂,崩塌!

现在用不到此矛呼唤那位了,全面解放出矛锋的战力,他手持着,大开杀戒!

黎龘讶异,道:“师傅,你焕发第二春了,又强大了不少?”

轰隆!

山壁解体,迅速的倾塌,就连下方的深渊都在震动,轰隆隆作响,黑色闪电交织,混沌雷霆炸开,裂缝密布。

狗皇面皮抽搐,道:“悠着点,不要毁了山腹中的大药!”

它还真担心,这战矛是在刚才的异变中解封了吗?真要全面爆发,毁了这里的一切怎么办,还上哪去找大药?

九道一喝道:“魂河生物,挡我者死!虽然限于自身实力,无法彻底驾驭此矛戳死无上,但逼急了我杀光你们还是没问题的!”

前方,血雾弥漫,海量的魂河生物炸开,化成肉酱,化成尘埃,都被剿灭了。

山体崩解,不断塌陷,围着深渊世界的崖壁都在变矮,不断倒下去。

黑狗急了,疯狂叫着,够了,够了,杀的差不多了,赶紧下去采药。

事实上,九道一也不想如此,他都快被战矛抽干了,自身都快不能动弹了,一切都不受他控制。

还好,他限于自身实力,的确无法捅死无上,不能再激活战矛了,那种璀璨的能量渐渐收敛。

可是,魂河生物的确被惊吓的够呛,看到他再次逼进,全都倒退,如潮水般退下去。

突然,孔雀魂母厉喝:“不要怕,外物终究是外物,又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他还能催动吗?这里是魂河源头,是我们的主场,有无上强者压阵,还会怕这些血肉、魂光都残缺不全的老家伙?不过是当年的漏网之鱼而已,今日灭了他们!”

“呵呵……”九道一冷笑,提着战矛向前迈步,逼迫魂河众生物。

一瞬间,海量大军被他一人逼的全面撤退,几乎要溃散。

很快,狗皇他们推进山腹深处,寻找大药。

但到了这种地方后,魂河生物也存在大量血勇之辈,有许多不怕死的怪物,都非常的凶残。

有恶灵杀了过来,开始阻击他们。

山腹太大了,这是比真正大世界还广袤的所在。

狗皇的鼻子通灵,已不是单纯的闻味儿而动,涉及到了精神感应等。

“我闻到了,找到它了,给我杀啊!”狗皇癫狂,它真的找到大药,感应到距离不算太远。

腐尸也疯狂拼命,果然强的离谱。

轰的一声,在他的周围黑雾滔天,他化成一个巨人,各种大道符号焚烧,打爆前方。

隐约间可见,他魂光缺失很多,但还能这么强,的确惊人。

这一刻,遥远的古地,地府一处莫名的残缺遗迹中,有生物睁开眼睛,隔着亿万里时空传递出丝丝缕缕的能量,来到了魂河源头这里!

不过,也只传来丝丝而已,不然的话会引发惊变。

轰!

腐尸大叫:“老子感觉要羽化飞升为仙帝了,超越一切,媲美古今最强者!”

他嗷嗷叫着,横扫前方各种魂河生物。

很快,他的脸就又跨了,有所感应,道:“主魂,你个王八蛋,难道真龟缩在那片不祥古地?但是,你似乎又残缺了,你果然又分化出一小片魂光。”

何以解愤?唯有镇杀这里的怪物,腐尸强势出击,将孔雀魂母都给震的大口咳血,倒翻了出去。

“杀!”

狗皇看到后十分振奋,用力一抖身体,落地成狗这个大招又使出来了,这是从猴子,从圣皇那里学来的。

顿时,满地都是黑狗,都汪汪的叫着,吼裂了虚空,在前开道,想杀魂河生物大军。

九道一真的宛若一个老年人,走的很慢,但是每一次出矛,都会刺死头领级的魂河生物,以特殊的兵器大开杀戒。

武疯子、泰一等人看的直咧嘴,暗自心惊,几个老家伙一旦发疯,真是厉害的邪乎。

泰一道:“杀吧,都到这一步了,没有退路,哪怕明知道有无上堵在尽头,我们也得出手,也得拼命。”

然后,这里就打疯了,众人血战魂河源头。

武疯子动用时间妙术,将一片魂河生物打成飞灰,像是让他们在霎时间经历了数百上千万年那么久远。

杀疯了!

一群人血战,当真是撼动了山腹,打崩了许多洞窟。

黎龘爆发,血勇无敌!

这个时候,他没有偷袭,而是大开大合,堂堂正正,轰杀四方敌。

此际,他神勇无匹,挟带无量乌光,将孔雀魂母的弟子,那头白孔雀生生的击杀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头白孔雀也是九色魂主的小师弟!

这一幕,震撼了不少人,就是腐尸、九道一都惊讶。

“啊……”孔雀魂母嚎叫,九色彩霞绽放,就要杀过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悠闲乡村直播间 重生世纪之交 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明文魁 黑龙法典 临高启明 天下第一医馆 坐忘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