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圣墟 > 第1466章 不给一百张就打爆

第1466章 不给一百张就打爆(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圣墟更新最快!

一只衰老无比、满身毛都近乎落光的黑狗,老眼蕴含浑浊的泪,背负帝尸,努力让自己佝偻的背挺的笔直。

“此生……无多,我想渡你回来。”

这是它的心愿,那么强大的天帝怎么会死去?它想让他活过来。

可是,它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去最后一搏,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旧伤难除,再加上早已血气干枯,它衰败的生命岁月只剩下最后一小段路程可走。

光阴如刀,终将斩去所有。

它已不支,可是,它真的很想再看到他的峥嵘无敌身归来,看他一吼魂河断,看他拳轰四极浮土……光辉岁月再现。

在它上路时,有物破空而来,挡在眼前。

“嗯?!”黑狗止步,瞳孔微缩。

一只腐烂的手,虚弱无力的穿过空间,带着一张兽皮书来到它的眼前。

“活着,就还有希望,只要还在,不曾归于尘土,将来……未必没有转机,努力熬下去,你我都要活着。”

没有太多的话语,但却在沧桑中透出沉重的担忧与关怀,也有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劝黑狗不要冲动。

这只手看起来有点胖,也或许是浮肿,灰黑腐臭,让人不忍目睹,这是经历了何等的劫难,还顽强的活着。

黑色大狗看到这只手有些发呆,而后就要露出凶相呲牙,可最后却只有伤感。

混沌中,一个缺少右手的人,虚弱的坐在那里,叹道:“你若选择去,我与你同往,再战魂河终极地,可是,狗东西,要努力活着啊。”

当年的人……都死光了,没有剩下几个,一场又一场关于诸界存亡的大战,耗尽他们这代人的生机,恶伤遍体。

不可想象的付出,可是现在没有几人知道了。

多少英才尽凋零,留下的是破败。

黑狗眼睛发红,腐烂的手带来的兽皮书,写下的是曾经的岁月,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不舍,他们活着,是那代人留下的最后的证明与痕迹,如果也死去,那就什么都没有了,连痕迹都将彻底抹除干净。

还提什么曾经的辉煌,连存在过,都将被历史的尘埃淹没,被后世人遗忘。

“可我还是想去……再战一场,我不甘心啊!”黑狗仰天大吼,虽然瘦骨嶙峋,但却昂着头。

它背负帝尸,回头看了一眼那腐烂的手,还有那张兽皮书,艰难地迈出脚步。

……

魂河尽头,门后的世界中。

乌光中男子催动钟片与青铜后,他安静了,说是放出消息也好,说是找人背黑锅也罢,其实并非要害谁。

他要干什么?要搞大事儿,威胁魂河,不给好处,就血战到底,打残这里!

现阶段,魂河似乎很不愿意开战。

他找人背锅,或者说拉强人一起来,想不战而屈人之兵,恫吓魂河的生物。

“那只狗……那位皇,活不长了。”他轻叹。

若是能为那只狗找到它想要的那株药,也许会改变很多东西,逝者的命运都可能会因此重塑,影响深远,大到无边,或许会撼动古今的根基。

关于那些人,那些事,他曾听说过,是少数知道真相的人之一,年轻时,他无比向往过,热血澎湃,以那一璀璨大世为目标。

现阶段,他叹息。

白鸦在传音,与他相谈,略微放低姿态,说要给他两张祖符纸,让他立即离去。

“你在打发要饭的吗?我要一百张,你给我两张?死鸭子!”

乌光中的男子眼眉都立了起来,瞳孔中爆射神光,拎着青铜棺上脱落下来的长条形金属块就要打过去。

白鸦脸色阴沉,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几个纪元了,还上哪里去找那种符纸一百张?

就是将那些各种形式的,存在的,断掉的,埋葬的,消失的,所有轮回坑都翻一遍,估计也凑不到一百张!

“你这是强人所难,我哪里去给你找,我已经表示出诚意,你确信……要战吗?!”

白鸦脸色冷冽到极点,两只翅膀都发出刺目的白光,如同一轮惨白的太阳在焚烧,在释放毁灭性的物质。

“你再敢跟我不好好说话试试看?!”黑光中的男子强势的一塌糊涂,就是这样当面的威胁,并且付诸行动。

他手中拎着的长条形青铜块,蔓延出符文,以能量构建出模糊的铜棺,而棺材板首先组合而成。

轰的一声,他拎着棺材板就轰了过去,直接拍那只强大而慑人的白鸦。

白鸦恼怒,多少年了,有几人敢这么对它动手,今天一而再的被主动挑衅。

“你不要将我的忍让,大事为重,当作软弱,本座当年血洗诸天各界时,你的师傅都不知道在哪呢!

说话间,白鸦躯干未变,依旧一尺多长,可是它的双翅却发光,上面的羽毛暴涨,宛若十万根天剑般,铮铮而鸣。

接着,所有白羽都化虹,皆粗大如山,贯穿虚空,向前刺了过去,堪比破天之矛,锋锐无匹。

锵!锵!锵!

刺耳的声音传来,白色的羽毛发出刺目的光,化成破天之矛,全部洞穿到了眼前,魂河都沸腾,都在燃烧。

每一根羽毛化成的矛锋上,都带着般的魂力,汹涌,激荡,犹若星海在起伏,震撼人心!

不过,所有羽毛都被……棺材板挡住了!

青铜块构建出的棺材板,像是一堵镇世魔山般,压落下去,挡住万物,遮蔽天地,抵住十万刺目的飞羽。

当!当!当!

大道火光飞溅,秩序断裂,这片地方一片混乱,空间与时间都塌陷了。

“死鸭子,你状态不对啊!”

乌光中的男子提着棺材板,直接压了过去,一步一步上前,逼进到前方的高地上,俯视白鸦。

白鸦尾部,一根特殊的羽毛发光,暴涨起来,如同凤凰翎羽般亮丽,通向魂河尽头,连向某一终极地!

这时,它身上的气息不同了,像是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

它冷着脸道:“你不要逼我,真要逼我完全体出现,后果你无法想象,诸天不染血,吾不归!”

然后,它又放缓了脸色,道:“你到底要怎样?”

“我到底要怎样?”乌光中的男子黑发飘舞,整个人面色白皙,眼神锐利无比,英气迫人,强大气息暴涨,道:“从远景来说,我想扫平你们,掀翻四极浮土旧地,掩埋天地葬坑,梳理帝落时代前的古轮回路,还有……算了,不想说太远。”

远处,白鸦发呆,就是它这种生灵也觉得,乌光中的男子疯了,你都在想什么?!失心疯了吧!

一声叹息,乌光中的男子的不再那么强势,有些低沉,道:“而眼下,我只是想她活下来!”

他低下头,看着一片黯淡的花瓣,已然凋零,只余淡淡清香残存。

谈什么未来,说什么大势,连身边的人都守不住,连一个努力想跟上自己脚步的红颜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谈破局,去改天换地?

想到这些,乌光中的男子如山似岳,逼迫上前,道:“我只是想让她活下来,都说多次了,再给我一百张祖符纸,你到底给不给?!”

这谈判……没法继续了。

遇上个疯子,这是要逼死……鸦的节奏,白鸦恨得都想骂人了。

但是,出于某种顾虑,它不愿魂河深处的终极地震动,现在以静为主,想要稳住一切的不安分因素。

它深吸了一口气,道:“想让一个人轮回,一张符纸足够了,你要那么多作甚?”

【零零看书网.】“人都不在了,腐尸成尘,魂化光雨,符纸给谁用?一张怎么够?”乌光中的男子开口,声音低沉,道:“我要更多,以祖符纸残存的无上之力,重新凝聚她的一缕幽魂,或许,可以无中生有,再让她回来!”

白鸦眼神不善,眸子深处一片冰冷,都死透了的人,魂都没了,你还要乱来,还想谈什么轮回?

怪不得他要一百张祖符纸,他想借助传说中的那位的无上伟力,从无生有,这已经不是道与造化的问题,不可言说,无法理解。

白鸦咬牙,这不现实,即便是魂河也提供不了,那位当年留下的祖符纸,都消耗的差不多了,都过去多少年了,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

即便是诸天各界,一些不可想象的老家伙手中有存货,可加在一起都不见得够这个数。

况且,谁会拿出来?

白鸦道:“你要清楚,我们手中的确没几张,当年与那位很不对付,不愿与他有接触,这是从后世得来的,满足不了你。”

“说的真好听,不对付?不愿接触?是你们躲起来了吧,不敢出现!”乌光中的男子奚落。

白鸦恼怒,那是一段不可言明的岁月,魂河因某种因素与外隔绝,陷入危机,再加上那个人的出现,魂河的确更沉寂了。

它寒声道:“那个人的强,我们都承认,但是,也并非不可敌,不能战,我们是自身出了问题,当年魂河源头有变。”

它话语很冷,也很漠然,道:“任何人成长,都需要时间,当年要不是魂河生变,你当相信,魂河的实力,阻击不了谁?!”

“可那个人就是崛起了,你们能奈何?后来,还在踅摸你们呢,也在找地府尽头,亦要火烧四极浮土,若非更为紧迫的原因,匆匆离去,估计便是你爹都早就是死鸭子了,你族身后的存在也都咽气蹬腿了!”

“你可以张狂,可以对我放肆,但是,有些存在容不得你诋毁,不可辱,他们是无敌的,真正的俯视万古,坐看一个纪元又一个纪元更迭,即便那个人回来,也平定不了!”

“笑话,你们敢动用魂河终极地的特殊祭坛吗,以它焚道,焚祖符纸,诵那个人的名字,挑衅那个人,看一看他能是否回来灭尔等!”

“天帝级的生灵很强,但是,一个人再伟大,哪怕逆了天地,乱了时间长河,可也改不了真正的大势,又不是没出过那种生物,帝落时代前,嘿,真是绚烂,可是血液也很凄艳,无比伟大的强者,也都照样……被杀死了!”白鸦冷声道。

“别废话,我就问一句,你敢不敢,用你们那个祭坛唤那个人回来!?”乌光中的男子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悠闲乡村直播间 重生世纪之交 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明文魁 黑龙法典 临高启明 天下第一医馆 坐忘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