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何日请长缨 > 第六十二章 相信喻总的眼光

第六十二章 相信喻总的眼光(1 / 1)

周衡许下的奖金,让技术处的工程师们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孙民向大家介绍了厂里的提成政策,说明新型打包机如果能够在市场上热卖,技术处将可以从每一台的销售中获得额外的提成,连续提取3年时间。如果按照唐子风的乐观估计,打包机总共能够卖出去100台,达到5000万的销售额,按厂里承诺的5‰的提成比例,技术处总计能够拿到25万元的提成。技术处总共才200多人,平均一个人就有上千元的提成收入了。

要知道,这还仅仅是一项新产品。未来如果还有其他的新产品,按同样的规则提成,又该会是多少钱呢?

众人迸发出了久违的工作热情,制图室的灯几乎每天都是通宵亮着。老老少少的工程师们一个个戴着袖套,握着鸭嘴笔,在硕大的绘图板上兢兢业业地画着零件三视图。晒图室的两台晒图机差不多是24小时连轴转,不断地把图纸转成蓝图。负责工艺设计的工程师们则忙着撰写工艺文件,未来车间里的工人就是要照着这些工艺文件来把设备制造出来的。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唐子风偶然听宁默说技术处晒图室的一个姑娘长得国色天香,于是专门借着视察工作的名义去看过一次,结果刚进门就被浓浓的氨气味道给熏出来了。

临一机的底蕴真是没说的,秦仲年只是拿出了一个总体设计,技术处的工程师们就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无数的改进意见,最终的方案让秦仲年都叹为观止,声称至少达到了国内同类产品的最高水平。唐子风原来要求技术处在15天之内完成设计,结果所有的设计只花了12天就全部完成了。周衡指示车间立即按照设计制造样机,车间也没费多少力气就造出了第一台样机,试机的结果显示达到了预期的设计要求。

临河本地就有废旧金属回收机构,周衡让人与这些机构联系,请他们派人到临一机来帮助鉴定新型金属打包机的效果。几家回收机构的技术人员看过样机的工作情况之后,都表示这是一款非常出色的产品,非常符合废旧金属回收机构的需求,操作简单,省时省力省电,尤其是片状包块的设计更是解决了他们面临的大难题。有两家机构还当即下了订单,各自要求从临一机采购两台这样的打包机。

得到当地用户的认可之后,周衡不再犹豫,指示销售部马上安排业务员与全国各地的废旧物资回收公司联系,向他们推销这种划时代的新型打包机。唐子风则带着韩伟昌,直接杀奔了制造业最为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

“喻总,请看,这是我们临一机新近研制定型的‘长缨牌’金属打包机,采用顶压式设计,主缸公称压力是150吨,侧缸是100吨,包块密度能达到每立方米2吨左右,包块长宽各为500毫米,高度为50毫米,为片状包块,能够有效地解决钢铁企业对于包块成分的担忧。全机采用plc控制,装料和出料为半自动化操作,年加工能力在5000至8000吨之间……”

井南省合岭市,芸塘再生物资公司的经理办公室里,唐子风口若悬河地向经理喻常发介绍着打包机的各项参数。喻常发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一边听唐子风介绍,一边翻看着唐子风他们带来的图册,那是样机的外观以及主要部件的细节照片。

听完唐子风的介绍,又认真地看过设备参数之后,喻常发操着东南口音的普通话,慢条斯理地开口了:“你们这个打包机的设计,还是蛮有一些特点的,也符合我们这些废钢回收企业的要求。不过嘛,我记得你们临一机一直都是搞车床和磨床的,金属打包机这个东西,你们过去也没有搞过吧?”

唐子风微笑道:“喻总有所不知,其实我们临一机搞过的设备非常多。62年的时候,我们就搞过一台2000吨的水压机,后来在临河汽车厂用过很多年。喻总说我们一直是搞车床和磨床的,只是因为我们在车床和磨床方面做得比较出名,相比之下,其他的东西就往往被人忽略了。”

“哦,是这个样子啊?”喻常发点点头。唐子风说得那么笃定,让他也没法不相信了。这个年代里度娘还在上幼儿园,喻常发没法上网去查一下唐子风的话是否属实。他刚才说临一机没有造过打包机,其实也就是随口挑挑刺,以便后续能够藉此压压价钱。他也是懂行的人,知道对于机械厂来说,只要有图纸,制造一种新设备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打包机能有多高技术含量,临一机就算过去没造过,现在想搞这个产品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你们这种片状包块的设计,过去没人搞过,效果怎么样,钢厂那边认不认,还不太好说呢。”喻常发又换了一个角度。

唐子风依然是微笑着说:“这方面,我们也做了一点市场调查。包括井南钢铁厂在内,我们调查了十几家大中型钢铁厂,他们对于这种片状的废钢包块,都是非常欢迎的。喻总如果觉得不踏实,也可以向钢厂的采购部门了解一下,据我所知,井南钢铁厂在合岭就有采购点吧?”

“我会去向他们了解一下的。”喻常发装作认真的样子说。

其实他根本不用去问,也知道钢铁厂肯定是会欢迎这种片状包块的,他们过去打包形成的是半米见方的废钢块,送到钢铁厂去,钢铁厂屡屡还需要用切割机切开看看里面的情况,才敢投到炼钢炉里去冶炼。这么一个铁坨坨,里面藏几块石头倒还无妨,万一哪个无良企业把从地里刨出来的炸弹打包进去,那乐子可就大了。

现在这种片状的打包方式,形成的包块只有5厘米厚,成分一目了然,钢铁厂还有啥可担心的?

喻常发又提了几个无厘头的问题,唐子风不气不恼,一一作答,遇到技术上的问题,自有韩伟昌上来解释。喻常发多少还是要点脸的,不会做出那种假装听不懂的样子,人家解释过了,他便点点头表示认可。说来说去,最后喻常发实在找不出什么毛病了,这才淡淡地说道:“嗯,听你们这样一介绍,我觉得这个产品还是不错的,你们临一机的质量和信誉,也是能够相信的。那么,你们一台这样的打包机,价钱是多少?”

“49万8千。”唐子风说。

“太贵了,太贵了!”喻常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脸上满是不屑之色:“我们井南这边就有好几家搞打包机的企业,他们生产的打包机,价钱连你们这个的一半都不到。就算你们的产品质量好一点,有个30多万也就到头了,哪有报到40多万的道理?”

“一分钱一分货,这个道理喻总肯定是懂的吧?”唐子风不紧不慢地说,“我们的打包机,用了不少于30项新设计,操作更为方便,打包速度比传统的机型提高了30%以上,相当于用3台我们的设备就能抵得上4台传统设备,这样省下来的钱有多少?

“另外,我们的设备使用寿命更长,别说和你们井南本地那些小厂子的产品比,就是与浦机、洛机这些老牌子比,我们的设备使用寿命也只会比他们的长,不会比他们的短。浦机的设备一台也是40万,而且还是传统机型,连plc控制都没有。我们的设备一台卖49万8千,实在是良心价了。”

“浦机他们的机子,我们也是买不起的。”喻常发说,“我这再生资源公司,是我个人承包的,小本经营,一下子哪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你们的设备如果便宜一点呢,我还可以凑点钱,买一台过来试试看。现在一台就是49万8千……,这不就是50万吗?我是绝对买不起的。”

唐子风笑道:“喻总谦虚了,在合岭,谁不知道喻总是著名的破烂王,5年前就有百万身家了,现在千万都不止。买几台打包机,不过就是少买一幢别墅的事情吧?”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年轻蛮厉害的嘛,连我在合岭的外号都打听到了。”喻常发终于不再装着拽拽的样子,而是开怀大笑起来。能够让一家国营大厂的厂长助理亲口夸自己一句破烂王,对于喻常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了,能够让他在朋友面前吹上一阵子。

“喻总,你的商业眼光,在合岭是远近闻名的。我和韩工到了合岭,为什么其他地方都不去,首先就到了你的芸塘公司?就是因为相信以你喻总的眼光,肯定能够看出这种新型打包机的价值。区区一两百万的投资,对于喻总的大买卖来说,算得了什么?只要你能够抢到市场的先手,一年时间就能够收回这笔投资,再往后就是净赚,这笔账,别人算不过来,喻总你肯定是能算得过来的,对不对?”

唐子风盯着喻常发,目光里满是真诚……

热门推荐
征战乐园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天启预报 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 恋战新梦 餮仙传人在都市 苍穹九变(邪帝传人在都市) 神话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