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苏厨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年报广告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年报广告(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苏厨更新最快!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年报广告

挥散了众将,种谔这才对苏油说道:“戎机倥偬,平夏以来,还没能拜会过国公,种谔惭愧。”

苏油说道:“国事为先,种子正何时也矫情起来了?”

种谔摇头:“当年狂傲过头,以为天下谋略之才,俱在我下。现在再看国公的谋篇布局,我与王学士,其实都难及万一。”

“以我之策,能得半个河套;以王学士之策,能得青唐河西;以国公之策,方全取夏境,还不劳根本。”

“因此无论军政,国公都是我朝大才。”

苏油笑道:“五郎这就是瞎捧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国公之策。”

“平夏之议,以攻代守的重大思路转换,是五郎你的首倡。”

“而河湟之议,是王学士十几年考察,研判出来的另一个战略思路。”

“至于中路的巩固,倒可以不谦虚的说,的确我有一些功劳。”

“但是整体的大战略,其实是这三路攻略的总和。”

“这是我大宋有识之士,在二十年时间里,一步步摸索,研究,不断获取夏国的情报,分析敌我,最终形成的决断。”

“还需要注意的是,在战略实施期间,我朝国力军力,从衰困到强盛的悄然变化。”

“因此这个最终战略,不过是国力强盛之时的最佳选择。”

“而王公的战略,不过是国力持恒阶段的最佳选择。”

“五郎的战略,则是当时敌强我弱,只好行险一搏时的冒险。”

“三个策略,其实根本就谈不上谁强谁弱,都是大家根据国家当时的财政、军力、敌情,所做出的合理方案。”

“所以这是大家的集体智慧,而我,只是有幸成了最后的执行者,并且沾了大宋国力重盛的光,捡了最后的便宜而已。”

种谔苦笑道:“国公这样说,可更让种谔惶恐了……”

苏油拍了拍种谔的肩膀:“但是我们还有一个更大的战略没有实现,因此你要赶快将病养好。”

种谔心领神会:“辽国?”

唐慎微将药端了过来:“太尉,服药吧。”

种谔接过药碗:“多谢郎中了。”

喝完药,种谔似乎下定了决心:“国公,要以三万人完成辽夏防线,非新军不可,而指挥新军,却又非我所长。这个……”

“八郎如今代行军事学院山长一职,但是相比长兄,资望能力都有所不足,不如让他来五原,代我行军职,我可以守延安,守青唐,或者去沙州都可以。”

苏油哈哈笑了:“难得!能让五郎低头,实在是难得!”

笑过之后,苏油又说道:“不过我已经和陛下建议过了,八郎的确会来到这里,但是不是五原,而是你的后方,克夷门。”

种谔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苏油的意思:“这是让辽人掉以轻心,克夷门到五原,其实半日可至,防守上完全来得及。”

“新军无需摆在辽人面前,让辽人窥得虚实。而且放在克夷门,还能威慑大陷谷,同时呼应贺兰山口。”

苏油见种锷如此明白,不由点头:“曲野河有二折,五原有二种,辽事无忧也。”

“还有就是八郎是陛下亲卫出身,又是陛下亲自拨去学院培养,乃正牌的天子门生。”

“他来掌握新军,其实不光是出于军事能力上的考虑,这同样也是为了你种家考虑,明白?”

种谔点头,陛下对八郎的信任,绝对比长兄还高,苏油这话说得很清楚了,西军种家的未来,其实就在八郎身上。

苏油又说到:“不过得麻烦五郎当回马夫,在五原多养些马,新军到时候乘筏子过来,可不是为了帮你防守的……”

种锷心领神会:“兵出阴山,灭敌国门之外!”

苏油笑了:“跟你说军事真是不累,以我大宋如今的国力,民心,士气,不应该再猥琐防御了,大可以强势出击,与大国争胜!”

苏油在五原呆了三天,直到第三天,种谔大致恢复,与他一起巡营劳军,给战士发放冬装后,才返回兴州。

筏子拆解,皮囊放气,组装车辆,拖回去,就比来时慢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永恒圣帝 三界红包群 重生之御医 美食供应商 从1983开始 疯狂建村令 狂神刑天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