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苏厨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临终对话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临终对话(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苏厨更新最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临终对话

车阵之前有鹿角,这是种鄂从宋军多年来以步对骑的经验中吸取过来的。

以步对骑的方法很多,仅阵前摆放的拦阻设施,《武经总要》里就记录了木叉、沙栏、拒马、鹿角等很多种。

远程则用弩射击,弩包括各种力道和射程的马黄、克头、锹头、神劲、神臂等配置。

待到马军陷于拒马之后,弩兵弃弩,和步军一起,又在旁牌的掩护下,用标枪,陌刀、棹刀、诃黎棒、钩镰之类予以杀伤。

此外还有伏枪,提头索,绊索,陷马阱,踢圈,狼牙板等诸多五花八门的方式。

但是人家骑射大军也不是傻子,对付这些古怪的花色非常简单,就是围一部而不攻,造成必救之势,然后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伏击消灭行进中的援军,最后让被围部队缺水缺粮缺箭,再用轻骑环射,让守军损失到阵型稀薄,又用重骑撞阵,使守军丧失士气而崩溃,最终利用速度优势追杀溃军,扩大战果。

这种战法,在冷兵器时代的野战中,步军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

苏油来了,给华夏一族点开了热武器的金手指,射程和威力,足以抵消骑军速度和突然性优势的金手指。

同时他也非常重视骑兵的发展,但是他似乎并不重视骑军的个人勇武,他只要求部队能够拥有和敌人差近的速度,认为只要做到这条,配合火器,大宋就已经稳赢了。

种鄂对国公的佩服几乎可以说是五体投地,但是就这一条,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自己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战胜了心魔,圆融了心境,成为无惧的统帅。

现在涪国公你狗狗祟祟地跑来跟我说,个人的勇武,特娘的并不重要?!

看着阵前如稻草一般被弹道纷纷割倒的夏人,种鄂心底升起一种可怕的想法,夏人的勇武在巨大的军器代差跟前,除了扩大自己的战果,好像……真的……并不是那么的重要?

中军的鹤胫弩开始发射,百步之内的威力,不弱于神机铳。

伏虏炮也开始轰鸣起来,为了配合神机铳和鹤胫弩的节奏,用巨大的爆炸将夏人骑兵的洪流强行阻断成几截。

新型的鹿角是沈括研发,四通制造的,这种鹿角本身并没有抵抗骑军的能力,它们所起到的,不过是支柱的作用。

歹毒的是鹿角之间的那些铁丝网。

尽管在密集的攻击下,夏人的骑军还是无可避免地在铁丝网前聚集起来。

箱车间的大将军炮开始轰鸣,为狂射的弩军清空射界。

协裹着巨大动能的铁砂,铁钉,呈扇面被黑火药推送出去。这种早已被宋军淘汰的初代产品,曾经被苏油称为子母铳的东西,在种鄂的灵活运用下,竟然发挥出了比霹雳炮还要厉害的威力。

毕竟霹雳炮之类的重火力都有一个巨大的毛病射程过远。

用于攻城拔寨,袭击军营大阵算是神器,但是用来消灭抵近之敌,清场效果还远不如球墨铸铁子母铳来得高效。

每一次发射,铁砂便会将车阵前方三十步铁丝网外的夏人清扫出一条血路。

绝望的夏人在铁丝网前用刀斧劈砍,希望能够开通一条通路,不少英勇的老年夏人,不惜以身躯阻挡宋军的弩矢,将自己的尸体挂在铁丝网上,成为同袍的阶梯。

无数夏人放弃了马匹,踏着自己人马的尸首,越过铁丝网,朝车阵扑来。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是鹤胫弩,子母铳和无数的手抛式震天雷。

阵地前的积雪,被子母铳口带起的气流吹成了蒸汽,浓雾和雪花阻挡了宋军将士的视线,只能听见前方的爆炸和惨呼。

偶尔有残肢断臂和一些武器零件,被伏虏炮弹的爆炸抛飞出来,噼里啪啦地打在厢车的车壁之上。

夏人曾经倚以为傲的勇武和野蛮,如今显得那样的徒劳和脆弱。

升任种谔亲兵的郭二蛋,执掌着中军帅旗,他扭头看了一眼神色坚定的大帅,讶异地发现,落在大帅皮毛领子上雪花,有一些竟然是粉红色的。

那是前方人马的血雨,被炮火带到空中,重新凝成而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永恒圣帝 三界红包群 重生之御医 美食供应商 从1983开始 疯狂建村令 狂神刑天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