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苏厨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难熬的一夜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难熬的一夜(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苏厨更新最快!

苏厨正文卷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难熬的一夜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难熬的一夜

水势并没有因泄洪而稍歇,而是不断上涨,缺口在仅仅两个时辰内,被冲决到了宽广五十步!

陈昭明一直在通过经纬仪严密监控决口宽度,理工小组在测量河水高出上次洪峰的读数。

而抛锚的夔州型纵帆船,在船老大高超的操控技术下,竟然冒险通过钢丝缆绳,放到了决口正前方的黄河河道上重新钉锚!

然后放出一艘救生艇,顺水放到决口处,理工学院水性最好的钱谷,穿着地丁胶浮球的救生衣,正在船上用大铅锤读数!

这是一道简单的三角型函数题,决口处的水深,转眼就计算出来,已经深达近丈!

一丈……一丈五……一丈八……

不光决口在加深,水位也还在上涨,理工小组成员不断紧张地报出了读数。

“水深五点三五米!”

“开广七十三点六米!”

“流速三点一米每秒!”

“超第三次洪峰水位零点七米……零点八米……零点九米……”

“一米!一米一!一米二!一米……二!一米一!报告山长!洪峰过了!洪峰过了!”

陈昭明一下子跌到在大堤上,老郭头蹲下来拉着他的手,急切地问道:“学士,下游曹村,保住了吗?”

陈昭明现在感觉全身都在疼痛,脑袋更是痛得要炸开一般:“应该……保住了,接下来,看你的了……”

“苍天啦”老郭头跪在地上,伸手向上,望着依旧阴云密布的天空撕心裂肺地喊道:“开开眼吧!求你开开眼吧!别再折磨我们了”

陈昭明开始咳嗽起来:“老人家……求它,不如求……自己……不要耽误这番心血……”

噗地一声,一口鲜血真的喷了出来。

老郭头这才发现,陈昭明袍子下的裤管内侧,也全是血迹,不由得对朝狂奔过来的理工小组成员大喊:“快来人啊!学士吐血了”

……

曹村埽,宋用臣盘腿在黄河大堤上,身下,便是滚滚的黄河激流。

黄河在这里并不宽广,但是水势极为凶猛。

巨大的浪花拍打这堤岸,飞溅起泡沫和水雾,将宋用臣全身包裹在冰冷的寒意当中。

宋用臣手扶着膝盖,等待着自己生命之中最后一刻的到来。

他是土生土长的汴京人,入宫之后兢兢业业,踏实肯干。

踏实肯干的人很多,他之所以能够出头,却是因为另一个品质好学。

“为人有精思强力。”这是后来的历史,对他的评价。

宫中其实能够学习的东西不多,基本就是是府库管理,内工坊,还有就是武学,工程管理。

能学的,他都力尽可能的学。

仁宗皇帝见他是可造之才,命他跟着宫里的前辈学习。

兴举了几个小工程后,恰逢苏小妹提举皇家理工学院,哦,那个时候规模太小,只能叫学堂。宋用臣不以自己年纪已经大了,苦求陛下,在学堂一群小黄门里边,求得了一席之地。

理工学问,给他推开了一扇大门,原来那些工程,都是有数理在其中的。

宋用臣学问大进,等到今上登基,命他建东西府,协助苏少保筑京城,其后建尚书省,起太学,立原庙……“凡大工役,悉董其事。”

最让他得意的,是苏少保治理开封府的时候,兴举的汴河治理工程。

他配合作为监工,负责上段,自任村沙谷口起,并汜水关,至河阴县瓦亭子,北通黄河,南接运河。

工程总长五十一里,两岸为堤,总长一百三里,计工九十万七千有余。同时修护黄河南堤埽,以防侵夺新河。

自四月甲子兴工,到六月戊申完公,凡用工四十五日,九十万七千有余。

只一个半月的时间,便完成了这项堪称壮举的工程!

而少保当时负责的南路,才仅仅完工一半!

想到这里,宋用臣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苏县君常说理工之学,需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少保虽然是首倡理学,但是后继者的责任,不是将之捧上神坛,而是要努力超过他,踩着他的肩膀,去摘取更高更亮的星星。

那一次,用少保的话说,是自己真把他“震了”,然后开玩笑说凭自己的本事儿,在四通建造,可以拿月薪三百贯的薪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永恒圣帝 三界红包群 重生之御医 美食供应商 从1983开始 疯狂建村令 狂神刑天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