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苏厨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运粮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运粮(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苏厨更新最快!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运粮

苏油说道:“蜀国长公主帮助薇儿料理药局,以前陪嫁的那些铺子,庄子,现在全部收回自己管理……本来就是有本事儿的人,以前那是将驸马惯得骄狂了。”

“希望都能吸取点教训吧,夫妇之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起这个张敦礼突然笑得不行:“夫妇之道……你家大苏,还是那么促狭!陈季常这下可是天下闻名了!”

……

汉水到商州的水路运粮的举措,如今就是陈慥和苏轼在负责。

陈慥和苏轼的相遇也很传奇,苏东坡抵达黄州的时候还在下雪,苏东坡带着家小沿着溪流赶路,一边还还不忘吟诗。

春来幽谷水潺潺,

灼烁梅花草棘间。

一夜东风吹石裂,

半随飞雪度关山。

何人把酒慰深幽?

开自无聊落更愁……

刚吟到这里,就看到前方路上过来一人,头戴一顶四面方方的高帽,手持竹杖,越看越觉得熟悉。

待到那人走近,苏轼不由得又惊又喜:“季常,你怎么在这里?!”

陈慥笑得古怪:“子瞻又如何在这里?”

苏轼就说老子被贬来黄州了。陈季常“俯而不答,仰而笑”,招呼大苏全家到自己家歇息。

原来陈慥收到苏油的信件之后,立刻发卖了自己在洛阳的巨大园子,同时发卖了自己在陕西的所有田产共计上千亩,二话不说带着全家来到黄州,在歧亭安了家。

侠气干云,一诺千金,说得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人到中年就变得有些佛系,大苏在东坡“修行”,陈季常也莫名其妙地开始参悟佛理,大苏号称东坡居士,陈季常也号称龙丘居士。

两人在一起好得蜜里调油,不过大家嘴上都不饶人,都说对方是在假修行。

两个中年顽童遇到一处还了得,同处一室谈天说地,什么养生都忘了,聊得兴起常常彻夜不眠。

王闰之和王朝云惯着大苏,可陈慥家柳氏就不一样了。

陈季常请客,要是叫了妓班,柳氏就会隔着墙壁拿着大棒子敲墙,大声喝骂,常常惊得客人四散而走。

于是苏轼在给朋友吴德仁的信里边,写了那首著名的“河东狮吼”诗,取笑陈季常。

吴德仁也不是什么好鸟,当真无德仁,拿出去大肆宣扬大苏又有新诗了!大家快来看啊!

活活传出了一个后世典故。

黄庭坚知道后给陈季常写信:“审柳夫人时需医药,公暮年来想渐求清净之乐,姬妾无所进也,夫人复何念而致疾焉?”

幸灾乐祸之心,溢于言表。

……

“阿嚏!”陈慥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正站在滔滔的汉水边,看着大船队开始起运。

大苏也是麻鞋斗笠,袍子挽在腰带上,背上已经湿了一片:“伤风了?回去记得自己熬点姜汤喝。我那里有巢谷传下来的圣散子方。”

陈慥白了大苏一眼:“没事儿,这几天老打喷嚏,应该是惦记我的人越来越多了,还有,不要强调‘自己’两个字,我家娘子很贤淑的。”

“啊?”见陈慥又开始瞪眼,大苏赶紧说道:“是是是……我看你这样子要生病,还养生呢,当真如害脚禅师鹦鹉禅,五通气球黄门妾!”

害脚就是蹩脚,蹩脚禅师,业务不精,只知道像鹦鹉那样人云亦云;五通气球,处处漏气;中官的小妾,只能看不能用。苏轼以此取笑陈慥修的乃是无用禅。

“你管我!”陈慥对大苏一脸的鄙视:“你还不是不能做佛经?”

大苏歪着脑袋:“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永恒圣帝 三界红包群 重生之御医 美食供应商 从1983开始 疯狂建村令 狂神刑天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