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苏厨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驮马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驮马(1 / 2)

     天才一秒记住「三味书屋」地址:www.3wsw.com  苏厨更新最快!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驮马

苏油说道:“陛下毋忧,如今黄州运输很重要,四通商号已然派了得力干将陈慥过去打造班底,有陈季常看着,应该不会再有没那么多的无聊传闻了。”

赵顼有些惴惴:“这悄没声的消失一两个月,立刻就传言纷纷。要不就还是别拘束他了。”

“传言大苏在黄州,每天起来,不是请客上门就是出门访客。所与游者也不择高下,这样就挺好,就挺好……”

大苏在黄州搞养生之道,搞得人家黄州太守一日三惊。

这娃给全家人规定,一天用钱一百五十文,每月初一分成三十串挂在屋梁上,每天取用。

早晚饮食,一爵一肉,有尊客来,加一道菜,绝不再添,还美其名曰“三养”:安分以养福,宽胃以养气,省费以养财。

但是但是他还好客,也不挑人,谁都能上门,谁都能请他。

很多客人和他的文化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他也就不要求诗词,但是闹着别人起码得讲笑话。

要是别人说没有笑话,他就说实在不行可以讲个鬼故事呗?

别人说我鬼故事都没有,他就说那你现编一个都可以。

“闻者无不绝倒,皆尽欢而后去。设一日无客,则歉然若有疾。”

光这样是不会让太守头痛的,关键是他还爱上了远足!

布衣芒鞋,出入乡间,没事效仿蜀中张仙,约人拿弓挟弹击水。

要不就到处游山玩水,常常驾船越过州界,还经宿不返。

到处题字,而且越来越有仙气,民间开始有以“坡仙”相称。

比如那首《西江月·顷在黄州》

顷在黄州,春夜行蕲水中,过酒家饮。酒醉,乘月至一溪桥上,解鞍曲肱,醉卧少休。及觉已晓,乱山攒拥,流水锵然,疑非尘世也。书此数语桥柱上。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这个水平,已经远远甩出如今的苏油无数无数条大街去了。

其实苏油知道,这是大苏在开释精神上的苦闷,就连刻意节衣缩食,其实也是用物质上的苦闷来分担精神上的苦闷。

大苏还没有完成自己的苦旅,还没有“洞彻明悟”。

不过他的这种苦闷,变成了太守的郁闷,三天两头不见人影,动不动就跑到别州去还了得?

你可是罚俸五年的谪居,老实点好不好?!

果然,三日之后,徐君猷的奏章到了,说是听到传言快吓死了,连忙命驾赶去东坡雪堂,“则子瞻鼾声如雷,尤未兴也。”

又是一个大乌龙!

……

洛阳郊外,四支军队正在进行列队换装仪式。

高遵裕一身新军制服,站在烈日之下,一动不动。

赵顼授予他的最新官职,是龙神卫都指挥使,右囤卫大将军,感义军节度使。

身边是两位监军,左监军王中正,右监军李宪。

身前四支部队,分别是镇国军,定国军,囤安军,控鹤军。

四支威武的队伍之前,站着几名将领。

曹南,镇国军节度留后。

王厚,知定国军军事。

苏烈,控鹤军节度使。

田守忠,知囤安军军事。

这是对外的称呼,在新军内部,四人将有一个新的头衔协领。

协领以上,能统带三千新军,外加一个三百人炮营的新式部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永恒圣帝 三界红包群 重生之御医 美食供应商 从1983开始 疯狂建村令 狂神刑天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