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回到古代当匠神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生擒孟获

第四百四十五章 生擒孟获(1 / 1)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开始时预料不到的。

比如,刘毅在开战前是不会想到关兴会被人生擒,带来洞主遭到袭击不敌之后,没有跑去孟获那里,反而跑来祝融夫人这边。

很多事情都是开战之前或因为情报不足,或因为对敌人性格了解不够透彻而出现偏差,没有人是全知全能的,哪怕作为穿越者,刘毅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一些大方向上的东西,事实上,这种优势在现在来说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天下的局势已经因为他的到来而被大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给刘毅一本三国演义或者三国志,刘毅也不可能凭着这个来判断未来。

所以当关兴的人马返回营地的时候,刘毅觉得战场的情况有些超出自己的预料,身边只剩下陈二狗、孟琰二将,刘毅在斟酌了片刻之后,决定留下马谡和孟琰守营,自己则带着陈二狗去支援,他身边还有三百装备精良的将士以及两千经过训练后的蛮兵,只要不是太乱来,这些人马在战场上能够起到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远处的烽火在越发暗下来的天色下更加清晰起来,三处先后都出现烽火,代表着魏越和鄂焕也动手了,战争进入了全面接敌的状态,关兴的人马被留下守营,刘毅带着的,是原本在城寨中守城的将士,速度不慢。

而在另一边,孟获在看到祝融和带来洞主这边出现问题之后,立刻率军去救祝融,不管怎么不待见这个女人,终究是自己的人,内心中,孟获显然是更担心祝融一些的,所以在发现出事的情况下,他下意识想要救的,还是祝融夫人。

只是让孟获意想不到的是,刘毅竟然还有后手,在自己大军刚刚出营的瞬间,魏越和鄂焕带着人马杀出,直接杀入了孟获的营寨,放火杀人,大量辎重被烧。

孟获见状大怒,自然也顾不得去救援,率军杀回来给汉军还以颜色,这边的烽火可不是孟获放起来的,而是整个大营都被烧起来了,两军将士厮杀在一处,这混乱之中,汉军难以摆开阵型,并没有占到太多优势,但孟获的蛮军却是心神被另外两处战场的战争影响,再加上大营被烧,士气低落,被魏越看准机会一点点的占据了上风。

火势越来越大,双方将士不得不暂时退出大营,然后再战。

乱军之中孟获魁梧的体魄异常醒目,魏越一边指挥将士杀敌,目光看着孟获的方向,指着孟获对着身边的鄂焕道:“可否生擒此人?”

对于孟获,刘毅是说过要活的,所以哪怕有机会,魏越也没让弓箭手将其射杀。

鄂焕是降将,这段时间刘毅对鄂焕不错,鄂焕心思简单,加上道理上,他确实应该归刘毅管,而相比于容易情绪化,动辄打骂的高定而言,刘毅更懂得如何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于刘毅的恩宠,心中感激的同时,也生了效死之心,此刻听闻魏越的话,目光锁定在哪孟获身上,点头答应一声,也没多话,直接拍马便往孟获方向冲去。

混乱的战场上,双方将士的厮杀已经逐渐分出了高下,若论单兵素质,蛮兵无疑是高过汉军的,毕竟他们生长的环境会磨练着他们不断变强,但汉军装备精良不说,在配合上,也远超蛮军。

这种大规模的作战中,配合默契远比单兵素质更重要,不是说单兵素质没用,而是在双方的战斗意志都不差的情况下,战阵的配合往往比单纯的单兵战力强很多。

你一个人再强,这样混乱的战场上,也不可能以一当十,若真有那个本事,也不会只是一个小兵了,在这弱肉强食,信奉强者为尊的地方,实力强悍就不可能被埋没。

而汉军或许单兵力量不足,但配合上,一般只要三人结成一组,便能力敌四到五名的蛮军,军队是更讲究配合的地方,所以在双方进入僵持状态之后,孟获能够明显感觉到压力在不断提升,汉军就如同一股泥石流一般难以抵挡,他不得不亲自上阵杀敌,来鼓舞士气。

这样的时候,鄂焕突然自乱军之中杀出,直奔自己,这让孟获大喜过望,将胜负的关键集中在双方将领的实力比拼上,这是蛮族比较喜欢的战斗方式,集团作战他们跟汉军打很少有赢过,反而是这种双方主将斗阵的情况比较符合南蛮的口味。

嗯,在孟获看来,鄂焕长成这样,肯定是主将了,所以在看到鄂焕杀来的时候,兴奋地挥舞着大刀跟鄂焕战在一处。

不少蛮兵会下意识的看向主将的战斗,但对面的汉军可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将领的碰撞在战场上是很平常的事情,不可能专门去看,何况他们的主将也并不是鄂焕。

魏越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敌军的反抗力度在鄂焕找上孟获的那一刻,瞬间下降了很多,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迅速组织军队发起了猛攻,将蛮军打的措手不及,直接出现崩溃的状态。

孟获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心中大急,想要回去指挥战斗,但鄂焕的方天画戟已经落下,哪能由得他想走就走?

无奈之下,孟获只能打起精神与鄂焕战在一处,但战场的局势,却牵扯了他大半的精神,难以全力去对敌的情况下,被鄂焕杀的左支右绌,怒吼连连,却毫无办法。

主将的缺失对于蛮军而言,打击是毁灭性的,本就不善战阵,孟获多少是知道一些兵法的,他在的情况下,尤能弥补一些不足,但此刻孟获无法分身指挥战斗的时候,军队又因为之前的失误被魏越趁机冲乱了本就不怎么紧密的阵型。

伤亡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拉大,已经有蛮军开始逃跑,战场上会有一个战损公式,并没有明确的线,根据军队的情况,将领的能力,这个战损比会有所不同,但在战损接近或是超过这个战损比的情况下,军队就会开始出现崩溃,而眼下,逃兵的出现显然也预示着这支蛮军已经接近了他们的战损比。

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魏越敏锐的察觉到胜利的希望,减少前排蹲守的数量换取更强的进攻力度,同时有意识的将孟获和鄂焕的战场隔离起来,进一步打击对方将士的信心。

孟获显然也察觉到了,几次想要抽身离开,回去指挥大军,但却被鄂焕死死的拦住,那方天画戟每一次落下,都带着千钧之力,孟获无法忽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这样的情况下,也给了魏越四下合围的机会。

蛮兵终于开始全面溃败,魏越分兵出来,命一名校尉继续追击,他则命人将两人的战团围拢在一起,将孟获彻底包围。

“孟获,事已至此,还不投降!”眼见两人一时间无法分出胜负,魏越策马在军中,看着孟获的方向,朗声笑道,以此来扰乱孟获心神。

蛮军溃败,孟获自然看到了,但此刻不免还是被魏越的话乱了心神,如此再三之后,终于被鄂焕趁机一戟从马背上拍下来,被四周的将士冲上去摁在地上绑缚起来。

热门推荐
文娱不朽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覆汉 诸神游戏 战国大司马 逆武丹尊 兵器大师 诸天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