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463章 草虫

第463章 草虫(1 / 1)

所以也不会存在那位雕刻师先调好了铜‘门’上的字画再被人工运术下来的可能‘性’。````-那么说他是怎么来回进出的呢?

这么重要的事,他完工后沙问天肯定不会留活口的。可墓道中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呀?

无双一拍大‘腿’,答案只有一个,雕刻铜‘门’的这位工匠就是沙问天本人!

“不用多心了!这两扇铜‘门’肯定有入口,只是咱们还没找到而已!大家再仔细想想!”无双给二人打气。

可无双说的容易,分析的也很准确,但铜‘门’就屹立在眼前,十来米高的两扇铜‘门’一次‘性’浇筑而成,周身一丝嵌缝也没有,上哪找入口去?难道左右‘洞’壁还有其他说道嘛?

“别去白费时间了,不可能!这种低级错误沙问天怎么会犯?来的时候左右‘洞’壁我已经看过了,都是实芯儿的。”无双对白素说。

白素不信他的话,左右‘洞’壁走了一圈‘摸’了一圈,也是正如无双所说,毫无发现。

白素无趣地一圈一圈踱步,看的无双头都晕了,也不好意思说她。

“呀,这是啥玩应啊?恶心死了?”白素一脚踏出去就感觉脚面底下踩到了一个软趴趴的东西,那东西就像块海绵一样,她的小体格子踩下去一下子就给踩扁了,并且发出咕唧一声动静。白素抬起脚一瞅,脚面下竟然是一堆白‘花’‘花’的黏液,黏液下是一条手指般长短的软体虫子,小虫子现在已经被她撵成了‘肉’饼,刚才那动静就是虫子体内的体液被挤压而出。

‘女’孩子都怕这东西,倒不是说虫子会吃人,也许只是单纯的觉得它长的奇怪,外形恶心吧,尤其是这种类似蚯蚓和蛹子的软体动物。

白素咧着嘴慌忙跳开,想拿出帕子擦自己鞋底,又觉得与那恶心的脓液距离太近会脏了自己的手,只好皱着眉头一脸苦相。

“地下都这么深的区域了,怎么还有蚯蚓啊?还长这么大个头?啧啧啧,哎哟,我这双鞋是不能要了,回去让贝勒爷给我报销去。”白素埋怨着使劲儿摔着自己的脚丫。

蚯蚓?地下这么深的区域竟然还有活物?锡浩特山山体主要是由石白‘花’石掺杂着石英岩组成的,石英坚硬无比,别说这小小的蚯蚓了,就算是用电钻能不能把它钻穿都是未知数。蚯蚓喜欢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下,这点世人皆知,尤为喜欢松软的泥土下。但这里的环境根本不适合蚯蚓生长,连泥土的影子都没有。

无双蹲下身去看了看被白素称作蚯蚓的小东西,小虫子的死相惨不忍睹被踩成了‘肉’饼,它很细长,没有五官也没有尾巴,看不出哪边是头哪边是尾,身下光光滑滑的也没有脚。不过表面的皮肤倒不是像蚯蚓那么滑嫩,身上一截一截的,每一截相连处都镶嵌着‘花’纹。

“好像是草虫。”佟四喜也判断不准。

东北人嘴里的虫可以有好几种解释,一种是说地上爬的低级虫子,还有一种特殊的说法是“长虫”。这是东北独有的形容词,从字面上就可以简单的判断,这是形容蛇的。

“草虫?”无双带上手套把草虫的一层薄皮拎了起来看了看。

这东西无双很陌生,姥爷走山一辈子也没碰到过,也没跟自己提起过大自然中还有这么个奇怪的生物。不过千机诡盗中的‘摸’金篇中倒是有对它的描述。

一般‘摸’金校尉做买卖都要打盗‘洞’,您想啊,整个东北就这么大的区域,龙斗,贵斗,能有多少?也经常出现两帮‘摸’金校尉重复盗一个坟的情况。自然,先下来这批得了明器发达了,后来的这‘波’只好怪自己时运不济。

有的时候,第一批‘摸’金校尉为了掩人耳目会把自己挖的盗‘洞’填死,有的时候干脆就填个表面一层浮土。后来的这批人,挖着挖着就能跟第一个盗‘洞’相连。他一看,前边有位土夫子下来过了,按照行里的规矩,不管是谁的坟,只能盗一次,他只好退出老坟。

草虫这种小型蛇类就生活在盗‘洞’土地面之间的这层松软泥土中,靠着捕食泥土下的小虫子为食。据说通体生了斑纹的草虫是因为吃了老坟底下的尸鳖形成的,‘摸’金校尉们只要在挖盗‘洞’的过程中碰到草虫,尤其是这种身上带斑纹的草虫尽量避而远之,因为你就算不忌讳它,也说明这老坟中曾经有位土夫子已经来过了。

无双拎起这张草虫的薄皮仔细打量着,开始时候他还怀疑是不是有人捷足先登,里边的那本藏着惊世骇俗秘密的可兰经会不会已经被盗。后来他仔细一想这种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因为从白彦虎墓道入口的情况判断,他们是第一‘波’闯进来的活人。

那么入地深的区域为何会存在草虫呢?

“小爷,您看,这条草虫身上已经长出了斑纹,应该是这附近有尸鳖,既然有尸鳖存在是不是就说明有腐尸?”

无双站在刚才白素踩死草虫的地方来回跺脚,这个位置就在那扇铜‘门’前不足一米的区域。刚才他们在寻找机关时也检查过这里了,可根本没有发现地面存在这种小动物。它是从哪钻出来的呢?

无双来回转悠着,这时就在铜‘门’下发现了一小撮土凸起散落在一旁,就像蚂蚁‘洞’似的,不过‘洞’口明显比蚂蚁‘洞’大一圈,刚好可容那只被踩死的草虫钻进钻出。

“嗯?”无双赶忙拿出洛阳铲照着那草虫的‘洞’‘穴’一铲子挖了下去。

这一铲子挖下去可了不得了,他就觉得坚韧的洛阳铲子‘插’进草虫‘洞’‘穴’后好像连续触碰到几只这种身体柔软的小动物。它‘抽’出洛阳铲一瞅,铲尖前刃上布满了黏糊糊白‘花’‘花’的草虫体液。

“哎呀……恶心死了!双爷你别鼓‘弄’它了行吗?”白素遮着眼睛都不敢看了。

“就是这里了!一定就是这下边了!这里就是通向铜‘门’后的入口!来来来,我挖开它!”无双招呼他俩——aahhh+29002044——>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