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437章 潘多拉魔盒

第437章 潘多拉魔盒(1 / 1)

背后的“他”环着蓝彩蝶的芊芊细腰往后逼着,她什么都看不见,顺从的一步步退前挪动着,前边不知是什么东西恰好撞到了她的腰让她停住了。 …… 是床嘛?

她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心里那只不安分的小兔子却已经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脸上火辣辣地滚烫着,期待着他粗鲁的把自己抱起来然后重重地扔到床上去。

“彩蝶,请帮我把它打开好吗?”他温暖的问道。

“打开什么?小爷你要送人家东西呀?”蓝彩蝶羞涩地咬着下嘴唇。一般男人如此说,肯定是要送自己戒指的节奏。

那个“他”握着她的手一点点在前边桌子上摸索着,最后摸到了一个很大的方形盒子,木头盒子很高很高,足有半米,方方正正的占据了这木桌的大部分区域。那股淡淡的清香气息就是从这盒子里飘出来的。

蓝彩蝶心道:什么时候小爷这般有情趣了?还精心为自己挑选了礼物?按照他的审美,绝对不会送我普通的金银手指,这大盒子中装着的也许是块玉如意,也许是一整块的赤炎珊瑚的摆件,也许还被精心雕刻成了心形的形状。

她咬着下嘴唇,幸福地伸出小手在那木头盒子上摸索着,寻找着开关,不多时就摸到了一个扣眼,扣眼里是一根较粗的金属别针,别针已经上锈了。

“打开它嘛?”彩蝶再次问道。

“嗯,快!快!快打开它!”他的情绪很激动。

虽然这金属顶针做工很精致,在古代来说也算是一种防盗措施了,歪歪扭扭地别进了扣眼中很难把它拔出,不过蓝彩蝶长着一双巧手,打开它不费吹灰之力,它指尖连续波动,心中已经大概摸索出了顶针的形状和窍门,然后用小拇指甲伸进了扣眼中向左,向上,再向左用力拨动。

咔嚓……一声清脆的回响,口眼中的顶针被她拔出去了,顿时那股淡淡的香味更加浓重了,顺着盒子缝隙飘散出来,充裕了整个房间,那香味现在浓的有些夸张,甚至有些刺鼻了,蓝彩蝶直觉得脑袋里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有些摇晃了,眼中直冒金星。这是……迷香?

“亲爱的,打开它!打开它!快!求你了!打开它!”他在彩蝶耳畔乞求着,百般挑逗着她,一条湿乎乎的舌头已经舔到了她敏感的耳垂上。蓝彩蝶彻底醉了,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受大脑的支配,潜意识告诉自己,他想要的,一定要给他,他就是自己的全部。

她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仿佛身体里的鲜血都被抽干了一样,较弱的她把手放在木盒子沿上,轻轻向上一推……

顿时,一道耀眼的金光射出照亮了整间屋子,当彩蝶回过头来借助这股金光再去看身后百般柔情的“他”。

“啊……????”她的身体好似收到了十万伏特的高压电流击中一般直接定住了,然后那双迷人的杏核眼慢慢合上,身体失去了重心倒了下去……

赫哲人的丧葬习俗很繁琐,跟中原人有很大的区别,早上六点,天还没亮,巴雅拉教授带着无双就来到了昨夜两位死者的家门口。门口其他赫哲男人手持火把站在左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今天巴雅拉教授要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他从背后拿出了一张很怪异的面具,面具被画的青面獠牙狰狞可怖。他要扮演的角色就是赫哲人的另外一个神灵“布丘”,布丘神便是引魂神,好比咱们汉人丧葬观念里的黑白无常。

“开始吧!”他说道。

无双见到,这几十人的送葬队伍里有八个人很特别,这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都光着膀子,上身一件衣服都没穿。虽然现在已经开春了,但早上温度依旧可以达到零度,寒风嗖嗖地刮着,难道他们不怕冷嘛?

其实这就是赫哲人一种特殊传统,一般亡人要由四个直系亲属把他的尸身从曾经住过的房间里抬出来,这四个人必须是小伙子,而且必须赤膊上阵,因为有一种说法,说是如果穿着衣服,表示你的身子不干净,做过坏事,这样的人是不能沾染尸体的,会让死者的灵魂也变得肮脏,他的灵魂因此会难以转世。

死者就躺在自己生前睡过的床上或者炕上,依旧盖着被子,不会放进棺材中,因为人们相信他的转生魂还没有离开身体,他还没有完全死亡。但生与死是有区别的,毕竟他现在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活人进出走门,那么死人的魂魄进出就只能走窗子了,这与咱们汉人的观念差不多。

八个赤膊年轻人走进了老屋,每四个为一组,两个人在后边拖着尸体从窗户往外递,两个人在窗前伸平了手接着。忙活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把两具尸体从窗子里抬了出来。

这还不能上路,然后要由布丘站在他们的脸前凝望一会儿,再深深吹上一口气。据说,只有他们看到布丘狰狞可怖的脸才会知道自己已经死亡,被吓的魂魄从七窍中飘出。如果没有这道程序的话,那么土葬以后,灵魂永远束缚在体内,日久便会成精,成为尸魔祸害乡亲百姓,尤其会对自己的直系亲属不利。

巴雅拉教授对赫哲人的传统很了解,他低下头看了看两句尸体的脸,这两具尸体要多惨有多惨,他都不敢正眼瞧,也只是走一个过场。然后他撅起嘴来就要吹气,这时却被身后的无双拽住了。

“教授,你要干嘛?对着他们的脸吹气?你疯了?”

“双子,你不懂,这是赫哲人的习俗,咱们入乡随俗吧,不能让两位王者死不瞑目,无法下葬。”老教授很善良,其实这活谁都不乐意干,但他身为巴雅拉后人,又怎能拒绝赫哲人的请求呢?若干年前,每次部落里有哪位老人离开,也都是瓦喇府人为他们送魂的。巴雅拉人是这里的统治者,同样也是赫哲人的守护者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