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404章 歪脖老母

第404章 歪脖老母(1 / 1)

东北的严寒时光很漫长,在南方也许过完年就春暖花开了,可在东北,严冬一直要延续到四月中旬才算结束。人们总说为什么东北人不怕冷,如果您一年12个月有至少五个月的时间要穿大棉袄的话,你也抗冻。

初春时节,地里的嫩芽还没有冒出头,无双坐在董家大院里姥爷留下的那把藤椅上带着墨镜抽着小烟百无聊赖的打发着时光。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早上起来时候右眼皮就不停的跳。老话说的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句话老人们坚信不疑,所以民间还有一种很有意思的做法,当右眼皮跳的时候就在眼皮上贴一小张白纸,这是啥意思呢?白纸就是白色,意为:白跳。至于管不管用就不好说了。

“爷儿,看报纸没有?”老陈从外边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又有啥大事了?”

“也不算大事,咱长春自由大桥下边那棵歪脖老母你知道吧?”老陈问的是伊通河自由大桥段岸下浅滩地带生长的一棵老槐树,这棵老槐树有年头了,听说溥仪在位的时候就有它。不过老树早已哭死,可每次市政都不敢乱碰那棵树。

这里边邪乎段子可就多咯,第一次,八十年代末期,长春最早的一次平房拆迁,那时候自由大桥两岸都是小平房,靠近河岸的位置还有老百姓种的菜地。当时拆迁队原计划也有砍伐两岸浅滩地带未在市政绿化图上标记树木的任务。

第一次去砍那棵老槐树,拿着伐木机的那老师傅鬼使神差地把自己手给锯下来了。第二次,市政部门一位园艺师亲自指挥挖掘机想把老树连根挖出,没想到挖掘机的铲子抬起来后突然掉了下来,当场把那园艺师给砸死。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整个自由大桥两岸规划完整,唯独就剩下那么一棵孤零零的枯树戳着,有些影响市容了。不过上几年出了两次事,这回可没人敢乱碰了,都说那棵老槐树可能是成精了。有领导来问董爷,董爷只说了一句话,那棵树暂时砍不得,下边连着地脉呢,地气未衰竭,强行砍了它肯定是要遭天谴。

“哦,歪脖老母嘛,我知道,小时候我经常跟耗子去那片吊蛤蟆玩。那棵老树动不得。怎么了?又有人不信邪?”无双问道。

“这回还真不是坏事,也不知道那群老头老太太得了哪个大仙的指点,非说那歪脖老母成仙得道了乃是附近土地公的真身。普通人有个大病小灾儿的,只需要虔诚的跪在它面前磕几个头,嘴里捣鼓几句,病就能好。唉呀妈呀,现在老邪乎了,您去瞅瞅吧,自由大桥下边跪的黑压压一片人呀!老多记者都去拍照了,那红绳,都系满了。”老陈说的其实不完全,在这儿我把当年长春发生的这件奇闻详详细细地给大家讲一遍。

其实啊,起因还得从一个叫花子说起,那叫花子得了一种怪瘟病,一到半夜身上就痒,痒到啥程度呢?他醒来后把自己挠的血肉模糊都不能解痒,一直挨到天亮算是能缓解。

叫花子有一次经过自由大桥,看桥底下有一棵歪脖子老槐树戳在那儿,就灵机一动想出了个不花钱的治病法子。

民间有一种说法,这种说法在东北油气盛行,说“拜孤树为母,母可替儿受苦!”

八十年代后期长春大规模开发,自由大桥岸边早已砍伐殆尽,所以那棵枯死的老槐树自然也沦为孤树。也不知道是哪个虔诚的信徒第一个在它枝头系上了一根红绳并在树下烧了点冥币,估摸着是个母亲为儿子认干娘的。

叫花子一看,得嘞,那咱也试试吧,可他没钱买纸钱了咋办呢?为表示自己的诚心,他还真肯动脑筋,用自己掉了茬的要饭碗,不知道从哪要来一两白酒,然后再找来一张红纸盖在腕上。

他虔诚地跪在歪脖老母前磕了三个响头,嘴里就念叨说,槐公,槐公,小叫花子我孤苦伶仃半世,无亲无友,落魄不堪,今日又得了此顽疾实在是对活下去失去信心了。你要是可怜可怜我呢,就保佑我病痛消除,要是觉得我该死呢,等会儿晚上我找条白绫就挂死在你树叉子上。

他磕完头,原本这一辆散装白酒是要孝敬给歪脖老母的,可他掀开那层红纸一看,傻眼了,那碗白酒表面竟然出现一小层颗粒状的物质。叫花子狐疑了,这啥意思呢?歪脖老母显灵了赏我的救命灵药?

他一想,反正现在这么活着也是受罪,自己没钱看病迟早都会被折磨而死,就算是毒药那也得赌一赌呀!于是乎仰起头来把碗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说来也怪了,晚上回到自己那窝棚里边叫花子安安心心睡了一宿,病没犯。第二天,第三天……这怪病就一直没犯过。

哎哟,这事可了不得了,后来呀,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啊,到最后,老百姓们都说这老树是什么华佗转世,又是什么土地公赏赐仙药……反正老百姓有什么大病小灾的都来跪在这儿学着那叫花子的过程求药,一求一个准,用红纸盖着的碗里准保就有颗粒状的东西。

这事您别不信,这是真事,如果有长春人,您可以打听打听,老人们至今都记忆犹新。

“呵呵……怎么您老也信这说法吗?”无双笑道。

“起初我也不信呀,上两天咱邻居家小胖得病了,发了好几天高烧退,他娘就去拜了歪脖老母求来一碗药酒给小胖灌下去了,您去瞅瞅,小胖孩现在正在外边活蹦乱跳地玩耍呢,老灵了!”老陈说的眉飞色舞。

这时,刚好门口好哥们陆昊天开车来找无双。这二人也熟,陆昊天来找无双向来不需要通传,两家熟的就跟一家人似的,无双不在家陆昊天都可以直接睡无双炕上。

“老铁,老铁,走啊,哥们带你出去玩去?”他扯着大嗓门子喊道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