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99章 迷香

第399章 迷香(1 / 1)

“这位姑娘身上泛着些许的花香,想必跟那灰老鼠一样也是窥得了盗香术吧?老衲奉劝姑娘,此术邪恶至极万万不可对其依赖,人永远要活在现实之中,现实中你该是什么模样就是什么模样,其他所有的所有都是虚无的,当你的这副皮囊葬在无双小爷为你准备好的墓地时,那些虚无的东西你带不走!”

“喂!我警告你!老秃驴,你要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本姑娘要了你的命!”没想到平日里嬉皮笑脸的蓝彩蝶,因为这老和尚随口一句话恼羞成怒了。

普慈大师触碰到了蓝彩蝶心底最敏感的痛点上。尚若蓝彩蝶自信满满,她也不会用盗香,她在隐藏着自己,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肉身,她的内心依旧纯洁,依旧对无双有着无人可比的爱慕,可就是因为这些,她必须继续盗香,她不愿让心上人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

盗香改变了她的容貌,让一个长相普普通通的少女变得国色天香,变得被世上男人称之为尤物。女人都是虚伪的,谁又不想让自己变的更美呢?尤其是这种虚伪根本不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彩蝶!不可无理!”

“小爷,你别信他说的话,他都不知是死是活呢,竟然在这儿口出狂言污蔑我红绢门的看家绝学?”蓝彩蝶一张俏脸都被气的扭曲了,恨不得现在就撕烂普慈大师的嘴。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呀!双小爷,回去吧,回去吧!回你的兴城子去吧。”兴城子是长春一百多年前的名字。

普慈大师是得道高僧断然不会与蓝彩蝶这个小泼丫头吵嘴,他也不理会这二人,点燃一支很细的香,然后把这香就插在了地面上。

这支香很细很细,细到什么程度呢?就好像轻轻吹一口气就能把它吹断了一样,在寒风中瑟瑟发颤,却又坚挺不倒。一股幽香随着香烟四散飘了出来,不管山里的寒风多大,那股幽香就一直围绕着无双与蓝彩蝶的身体旋转着一丁点都不会飘散。

别看这根香又细又小,可它燃出香烟却越来越浓,数秒钟过后,无双和蓝彩蝶几乎已经完全被香烟所笼罩,别说普慈大师了,就连彼此站的距离超过了一米都已无法看清对方的脸面。无双心道,难道这普慈大师是假的?他赶紧拽住蓝彩蝶的小手不敢松开,生怕随着这股浓郁的香烟弥漫二人走失。

“大师?大师?您在哪里?”无双在浓郁的香烟中摸索着,可前方早已没有了普慈大师的身影,他本就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也许刚才与他说话的只是一个灵魂而已。

“哼!老不死的!秃驴!一会儿等本姑娘看见你非把你打死不可。”蓝彩蝶嘴上依依不饶。

渐渐的,那根香越来越短了,香烟也越来越淡了,一股狂风吹过,刚好把最后一段彻底吹灭。当二人再睁开眼睛时,这哪里还是二龙山的山顶了?附近哪里还有一片片的乱葬岗子了?

这里也是在山中,可这山岭却比二龙山打多了,遍野都是被大雪盖住的林木,荒野之中一只灰色的野兔警觉地回头看了他俩一眼后,然后跑的不见了踪影。

“彩蝶,彩蝶?你快看!这是哪儿啊?这不是二龙山?”无双揉了揉眼睛喊道。

“小爷,这好像是葫芦山,你快看,这道山梁前边,那儿是不是功耀祠?”

“我靠,真是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俩刚刚不是跟着灰老大进了二龙山嘛?怎么突然之间就跑葫芦山来了?咱俩是不是在做梦啊?”无双张大了嘴。

蓝彩蝶伸出小手捏了捏无双的脸蛋,有点疼,这不是做梦,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灰老大,提着灯笼的老者,普慈大师……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可他们俩怎么就突然之间跑到这儿了?尽管二龙山与葫芦山遥遥相对不过数里之遥,但他们俩没动过呀?

要么就是这根燃尽了的香有问题,要么就是他们俩现在视力有问题出现了幻觉。

二龙山是座孤山,而葫芦山则是一片山岭,是当初吴功耀驻军的地方,放眼望去,前边不远处的山沟子里还亮着一盏灯笼,那是刚才神秘老者留下的。

“彩蝶,我知道了,咱们刚才去的根本就不是二龙山,就是葫芦山!是灰老大使了障眼法,蒙蔽了咱们的视觉,你看看咱俩前边吧,是山崖呀!如果不是刚才普慈大师仙灵,咱们再往前走几步那就是万劫不复了!”无双想想都后怕,这灰老大的确了得呀!是什么时候给他俩下的障眼法他都没看出来。障眼法在盗门中多为走山老客所掌握,无双作为走山人客的后人,这本本领可是信手拈来了,但却没有发现他什么时候做了手脚,这……这……

“小爷,咱们要不要回去叫三姥爷他们来?我突然觉得普慈那老秃驴说的对呀,咱们跟灰老大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我怕……”蓝彩蝶认可了普慈大师警告。

“既来之则安之,暂且不要想那些,咱来的路上已经给他们留下了记号,这不会是幻觉,他们肯定就在不远处缀着咱俩呢,三姥爷办事我放心!”无双为了让彩蝶安心,在山野之中模仿夜莺打了个哨子,不大一会儿,大约数里之外进山口方向又传来了一只夜莺的叫唤声回应着他。

这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谁家大冬天的东北有夜莺啊?不过这也证明了无双的猜想,马福祥等人却是就在附近,刚才被遮了眼的只有他俩。

关键问题是山沟子里那盏灯笼到底是谁放的,是普慈大师嘴里的“玄机”还是灰老大,如果是灰老大的话,那里就肯定隐藏着什么危险在等待着他俩。

渐渐的,从旷野之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花香,那花香虽淡雅却有些冰寒,吸入鼻子总觉得整个人都会打个寒颤一样。

“别闻!有毒!那是七星海棠!”蓝彩蝶伸出小手捂住了无双的鼻子,她那芊芊玉指上有着另一番花香瞬间遮住了七星海棠的气味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