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69章 陈大善人的故事

第369章 陈大善人的故事(1 / 1)

说着话的功夫,几杯茶喝完,马福祥和蓝彩蝶从外边回来了,马福祥手里拎着个血呼啦的荣囊,那肉囊不但没有任何血腥味,反而传来一股醉人的香味,那就是动物的肉香囊,也是修行一辈子最后就留下了这个。

“顺利嘛?”

“小爷放心,我和彩蝶姑娘出手绝对没问题,那畜生都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我割了!哈哈……这下它以后可嘚瑟不了了。这玩应我烧了吧?”

无双说:“别介,留着,没准以后有用呢。”

彩蝶砸着嘴道:“对对对,给他留着,没准咱家小爷要勾搭哪家大姑娘用呢。”

“彩蝶!别瞎说,行了,不早了,你们睡一会儿去吧。”

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彩蝶懒,每天能多睡一分钟也是好的,几乎每天早上都是无双砸门把她吵醒的。马福祥就不一样了,老爷子早早的就起来练功,夏三伏,冬三九,九十来岁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未停歇过。都这时候了,老爷子也睡不着了,索性坐在厅堂中跟他们俩聊了起来。

他说,早些年啊,盖房子的泥瓦匠在咱们东北那可厉害了,按照现在的说法,别看人家干的是蓝领活,拿的可是白领的工资。天热了不干活,天冷了不干活,钱少了不干活,吃的没肉不干活,没烟没酒不干活,这叫五不干!

可谁家不盖房子不打家具?这伙人惹不起,不就是人家有这门手艺嘛。你惹了人家,那你就家宅不宁了。而且他们下手很隐秘,就算是江湖高人都看不出什么说道,这也算是人家的行规了。

民国时候,仙师吴功耀与本溪当地一个士绅交好,那士绅也是当地一大善人,家里有钱有势,祖上在朝廷做一品大员的。有一次陈大善人家里得了孙子,于是他就请泥瓦匠和木匠重新给小孙子盖个单独的宅院打一套家具。

当时他也没多想,因为那时候日本侵华,所以陈大善人也没啥闲心处理家中事宜。他家管家是个老油条,喜欢克扣工钱,于是瞒着陈大善人就从人家工匠薪水里克扣点钱抽大烟,那几个工匠讨要了几次,可都被管家骂出去了。

后来陈家逐渐家道中落,这过程很快,也就是一年的光景,先是刚出生的小孙子得了天花,然后就是儿子抽大烟,再就是儿媳妇被日本人抢走,总之偌大的陈家一败涂地,背的不能再背了。可就差喝凉水塞牙了。

仙师听说此事后,特意放下手中要事去本溪走了一趟,一进陈家大宅就觉得这宅院之内透着一股阴气,那可是大夏天呀,凉的人后背发毛都。

“陈兄最近可是请工匠修了宅院?”吴功耀老江湖,开口便道破了事中缘由。

陈大善人就说,没大动过呀,就是去年请人给刚出生的小孙子修了一套内宅打了一套家具,怎么?有什么岔子嘛?

吴功耀说,行行都有行内的规矩,这些工匠都是走江湖的手艺人,莫不是陈兄哪里得罪了人家,这才被人暗招了吧。

“哎哟,幸好耀公来了!求你快救救为兄吧!”他恍然大悟。

吴功耀说,他们这行本不属于我盗门所统,而且他们下手及其隐秘恐怕我也无计可施,不过陈兄莫要惊慌,你且把那几位工匠师傅的名字与我道出,我自有办法。

陈大善人赶紧找来管家,那时候像这种大家族,凡是有支出都要记录在册,何年何月何日花了多少钱,做了什么,买了什么,买的谁家的,都是写的清清楚楚。管家把册子给吴功耀一看,他点了点头,当即拂袖而去。

吴功耀是何等人也?在东北那是与张作霖起名的乱世大枭雄,东北地头上只要他发话就没有找不到的人,不出三日便找到了那批给陈大善人盖宅子的工匠了。

都是江湖人,说话也不用拐弯抹角的,他开门见山直接就问此事到底因何而起,莫要与我扯谎,倘若有半分虚假立刻枪子伺候。

吓的那几个工匠立刻跪倒在地求饶不止,把那管家如何克扣他们辛苦钱,他们又如何在新宅中做手脚统统道出不敢隐瞒。

感情是这几位老师傅怀恨在心,把账都记在了陈大善人头上,他们仗着自己有些行内的小手段使了阴招,在陈家老宅花园中一棵百年老桃树下埋下了一串刚出生不久猪仔的猪下水。

吴功耀虽然是盗门魁首,他盗门掌握的那些诡诈手段也不少,可却对他们这行的说道不慎了解。那猪下水到底为何如此邪恶他也说不出道理来,不过既然话已挑明,便让人赶紧通知了陈大善人把老桃树下埋着的猪下水取了出来,再依照金点术中的讲究,在老桃树下埋下一枚金元宝和五枚银元宝,这元宝也有讲究,必须是七两重的,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不可。

这群工匠几乎还得陈大善人家破人亡,吴功耀自是不会轻饶了他们,这些姑且不说。陈大善人依照吴功耀的点拨照做后,果不其然,家中祸事断了,可断是断了,孙子死了,儿媳妇走了,儿子没过几年因为抽大烟也死了,这祸根种下已然不能收回。就算后来吴功耀在那风水桃树下种财运,纵使他有万贯家财最后却也是孤身一人无子无孙,可恨这群无得的工匠与那守财奴的管家,害得陈大善人好苦呀!

“我说赤虎啊,你得仔细想想了,会不会是得罪了这种人啊?这种小人得罪不起呀!”讲完这个故事,马福祥又问他道。

他说:“咱家小爷刚才也问过我了,可我左想右想也没想出来呀?我们家虽说不能跟陈大善人比,但我从赤虎可从来没有愧对过任何人,小爷,三师爷,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

无双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急,这事放一放,一会儿咱们先去祭祖,完了我再派人给你四处打听一下,反正最近长春那边没啥事,你要不嫌我们吵,我就多住几日帮你处理一下。”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