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58章 神秘黑衣人

第358章 神秘黑衣人(1 / 1)

高翠花说的没错,金点本是相师或风水师,并非是那些专门与大粽子打交道的摸金校尉。不过高翠花可小瞧了佟四喜咯,这老家伙就是一个老狐狸,年轻时候陪在师傅身边出生入死,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大粽子张牙舞爪冲着古稀老者佟四喜就抓了过来,佟四喜是从容不迫一动不动,嘴上露着自信的笑容,他行走江湖多年,什么阵势没见过。曾几何时,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恩师吴功耀就是靠着倒斗起家的,战国古墓内,两千余年的大粽子浑身上下都长了五色毛发,那獠牙比犬齿还要锋利,是金刚不白之躯,可那又能如何?还不是在乱世枭雄吴功耀面前俯首称臣?打的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哼……”佟四喜闷哼一声,心道别说你高翠花了,就算是你那野汉子从坟里边爬出来我佟四喜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就凭这雕虫小技也想跟我斗?

那大粽子张开恶臭的大嘴已经站在了佟四喜身后,他猛地扬起降龙木手杖,用手杖尖部准确地刺到了清朝大粽子脑门上一处叫“神檀穴”的穴位上。

这穴位可厉害了,穴位下边聚集着人体七魄的敏感筋络,人体只是血肉之躯,就是一具肉皮囊而已,人之所以可以活着是因为有三魂七魄的驾驭,三魂分别是人魂,天魂,地魂,他们是血,肉是什么呢?就是七魄,七魄分别可以控制人体的七种不同的感官功能,说白了就是向全身发号施令的神经元。

我大中华最早的巫医术祝由科中曾经提到过,如果一个人四肢瘫痪,那么必然是因为他体内七魄受损,需用咒术愈之。

僵尸不属于六道轮回之内的生命形式,被排斥在三界之外,不老不死不生不灭。但他体内却至少缺少两个魂,而七魄却一直可以支撑着他未腐烂的躯壳继续活下去。

能让僵尸体内保存七魄不散的原因有许多,几乎都是后天人为形成的,有的是怨念太深,有的是受了诅咒,有的是被刻意埋在了养尸地。从古至今那些降妖除魔的大师与僵尸斗法其实也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封住他的前世怨念,另外一种就是让残留在他体内的七魄散尽。前者为善,后者为恶。

佟四喜这招可谓是毒辣至极,直接刺穿大粽子脑门上的神檀穴放出里边的七魄,七魄一散,那大粽子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再驾驭千年不朽之躯。

佟四喜用的力道恰到好处,一下子刺穿了大粽子的神檀穴,刚才还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恶魔突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了下去,一股黑气从他神檀穴上涌出散尽在空气中。

大粽子倒在纳兰齐仁坟前,身体一下下抽搐着,他还想反抗还想报仇,可七魄已散,他的肉身只不过是一滩烂泥而已。

高翠花酝酿了十几年,终于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寻找到了一具有利用价值的百年老尸,可没想到眨眼间竟然就被大仇人佟四喜击垮,这完全在她预料之外,顿时气的她火冒三丈,气血攻心,噗嗤一口吐出鲜血。

“你……你……?”她指着佟四喜愤愤道。

“翠儿,省省吧,你忘了吗?我师父是吴功耀!我是金点传人,无论纳兰齐仁教了你什么本领,我都能克制!”佟四喜没有吹牛,金点术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而他苦心钻研了一辈子,如今更加从金点术中领略出许多连师父吴功耀都无法掌握的诡术来。

“佟四喜!你欺人太甚!我夫君已然亡故,你还想如何?你在羞辱我嘛?”高翠花狠狠地瞪着他。

“哎!翠儿,你咋还不明白呢?我们才是一对,几十年前就该在一起的,你我联手岂不快哉?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最富有的女人,你的诅咒我可以祛除,你的病我也能治好。”佟四喜有钱,在这个现实社会里,没有钱做不到的事。

这时,又是一股阴风刮过,挂在树上的铜铃哗啷啷之响,随后,就听得荒野间传来一声声孩童的咯咯诡笑。

“咯咯……咯咯……咯咯……”这笑声令人发毛,好似来自另一个世界的。

高翠花就在他面前,她没有动,而且她的表情也十分惊讶,这不是她在搞鬼。

“谁?出来!别跟老夫玩花样!”佟四喜这个老江湖坐怀不乱。

“齐哥?齐哥?是你嘛?齐哥你睁开眼看看吧!你的大仇人就在眼前!你要是在天有灵就助为妻杀了他!”高翠花以为是亡夫显灵了,跪在纳兰齐仁坟前默念着。

突然,佟四喜就见刚才被自己刺穿神檀穴散尽七魄的那大粽子径直从坟前站了起来转身用怨恨的眼神盯着自己。纵使他本领再高,胆子再大也不免连连后退了几步。这怎么可能呢?一具尸体,没有了七魄是什么支撑着躯体站立的?这不科学呀!

“佟四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闯进来!今日咱们的宿怨可是要好好算上一算了!”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佟四喜努力回想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不是属于纳兰齐仁的声音。

他不相信纳兰齐仁会以这种形式跟自己下战书,一定是无双再背后捣鬼!他那一双老眼左右撒嘛着,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一只手已经偷偷放进了怀兜里握紧了枪把。

“何方高人?既然来了就现身出来一见吧!”他试探着对方。

佟四喜是何许人也?这老家伙就是条老狐狸,想在他面前耍花样太难了,他不是无神论者,但他坚信埋在此处的纳兰齐仁尸体早已腐烂,灵魂也早已转世,哪里还会搞鬼与自己作对?

“翠儿,快走!”那个声音亲切地呼唤着高翠花。

高翠花对亡夫太熟悉了,这并不是纳兰齐仁的声音,而是……她恍然大悟。

“翠儿,别听他的!跟我走!”佟四喜坚持道。他已经拔出了枪,那声音的来源应该就隐藏在距离自己身后东南角五六十米外的一棵老槐树后。尽管那人尽量隐藏了自己,可依旧瞒不过佟四喜这个老江湖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