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344章 直奉大战前的小故事

第344章 直奉大战前的小故事(1 / 1)

“死孩子,咋说话呢?人家金花在老家是咋照顾你的?没有她你能活吗?早就在山里喂了熊瞎子了。金花甭理他,这死孩子从小就脾气怪,以后他啥事惹着你了就找姨说,姨给你做主。”

饭桌上的气氛是越来越尴尬,大家都闷头吃饭不敢搭腔,这哪是来了客人啊?分明就是未来媳妇儿进门嘛!

“小爷,听老三说你们昨晚上在双阳闹的动静可不小啊,怎么样?陆局那边有进展嘛?”为了打破尴尬气氛,刘麻子赶紧把话题岔开了。

无双说,这事我还正好要请教各位师叔前辈呢。他把昨夜的诡异遭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最让他猜不透的就是老高婆子明明已经下葬在回阴冢里,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那神调门的本领再诡异恐怕也不能让人起死回生吧?再说了,难不成是她自己推开棺材板子从那么深的坟窟窿里爬出来的?

马福祥辈分高,江湖阅历也是最深的,以前跟着师傅吴功耀可是见多识广了。他说:“小爷,这个问题你想的有点负责了,咱们盗门有一支脉叫千门,他们跟彩蝶的红绢门本领有异曲同工之妙,玩的都是眼疾手快的技术活,偷梁换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您只想着老高婆子死了,埋进了坟里,那您有没有想过,他们去年埋的确确实实是老高婆子嘛?”

“嗯?三姥爷,您的一句话可是让我茅塞顿开呀!您是说……是说那尸体不是她本人?”

“断然如此呀,神调门的本领诡异非凡,你带回来的那个偶人还记得吧?他是不是与小花子很像?那有没有可能当时下葬的也是一个偶人呢?只是那偶人制作的很像真人?”

马福祥分析的很有道理,但就算这么解释的通,那她一没有仇人,二也无人认得她,为何要掩人耳目诈死呢?他又到底为何要偷童子魂呢?这是一直困扰无双的问题。

“这更简单了,您怎么知道她没有仇人呢?我给您指条道,您按照我的法子试试,保准有收获。”

马福祥说,昨夜他也为这个案子久久不能入眠。无意间曾想起来年轻时的一段江湖恩怨。

原来当年神调门之所以被吴功耀驱逐出盗门,也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们盗童子魂的诡法让江湖人所不齿。其根本还要从金点师佟四喜说起。

具马福祥回忆,佟四喜在同门师兄弟中悟性是最高的,他从小天资聪明记忆力极强,所以吴功耀才把最有学问的金点术传给了他。金点术中什么最厉害?要属卜算和风水术了。而神调门中,那些满人萨满传下来的本领又大多可通阴阳鬼神,也有占星卜算的本领。虽然两个门派的本领不同,但最终的作用却是大同小异。

那时候是民国乱世,各方军阀都很迷信,打仗之前都要请高人算上一卦,卜个旦夕祸福。

这事发生在1922年,那时候佟四喜刚刚算是金点术小有所成。1922年初春,第一次直奉大战即将打响。吴功耀和张作霖是拜把子兄弟,于是张作霖便派人请吴功耀和佟四喜去奉天大帅府算上一卦。

师徒二人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同为宾客的还有当时江湖上的神调门传人。神调门卜算讲究的是天人合一,问阴阳神鬼卜算今生来世的孽缘,说白了就是跳大神,请神鬼上身。

吴功耀和张作霖在江湖地位上是平起平坐的,不好参与,只好跟张作霖上座饮茶,看着两个门人斗本领。

可别看佟四喜岁数那时候不大,却对金点术的精髓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师傅叫的口诀与法门都已牢记于心,此次是肯定要扬眉吐气一番。

这个过程咱们不说,且说二人算出来的结果。

神调门卜算的结果是奉军大胜,张大帅一统中原成就千秋万载之帝王伟业。此话一出,乐的张作霖腮帮子都咧到耳垂下了,不由分说就赏了十根小黄鱼儿(金条)。

吴功耀嘴角微微一笑,淡淡地摇了摇头。

佟四喜则说,大帅此次上上策乃是按兵不动,且看孙中山与曹锟斗个你死我活再下手也不迟。此卦相大凶也!

张作霖一听,立刻脸就拉下来了,但碍于好兄弟吴功耀的面子,没有当面责备佟四喜不会说话。

当晚,张作霖在大帅府盛情款待了三位江湖高人,酒桌上却把佟四喜冷落在一旁一句话没说,一杯酒没敬。倒是把那神调门的满人夸上了天,借着酒意就差跟人家拜把子了。不但如此,张作霖还把他留在了府上,让他陪同自己过几日一同出师承德,见证历史。

吴功耀在酒桌上没说什么,到底是谁算的准,他心里有数。其实,就是不用金点术卜算,吴功耀也看明白现在的形式了。张作霖被孙中山碰上了天,有点心浮气躁了,尤其是听孙中山说此战胜了就推举张作霖做大总统,义兄可不就动了贪念?

可放眼中原,奉军势力虽强,但却远远没有达到跟直系军阀一较高低的最佳时机,江湖上的耳目们早就传来了消息,曹锟此次与张作霖决战,他身后支持他的可是吴佩孚,吴佩孚最用整个华东和江浙,兵源和粮草源源不断,而奉军此次想入主中原就要翻阅天险长城,岂能是那么容易的?

“师傅,那鞑子太不像话了吧?您看看他今儿说的是什么话?他这不是要把几十万奉军推进火坑嘛?”佟四喜还太嫩,对人心叵测看的不够透彻。

“呵呵……喜子,你今儿说的话有些欠思量呀!为人处世这点回去以后你还得跟你大师兄多学学,说话要圆滑,现在的张作霖早就不是我以前那个结拜兄长了,你知道吗,就算今天你俩给他算的结果是一样的,他也照样要出兵承德。”

“师傅,徒儿愚昧,请您明示。”

吴功耀说:“大总统可是天子之位,大帅早已窥视已久,如今他有日本人的支持,兵强马壮,正是信心爆满之时,再加上有孙中山从中利诱,岂有不战之理呀?”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