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71章 余温消散

第271章 余温消散(1 / 1)

无双百无聊赖地一边向篝火里一根根投掷着柴禾一边用眼角余光撇着不远处的那只大黑熊,他越看越觉得奇怪,奇怪的并不是这只大黑熊的个头和棕‘色’的‘毛’发,而是觉得这畜生从来不曾躲闪它的眼神,当然,动物本身就没有人类的智商,面对自己的美餐时自然不会羞涩避开——不过它的眼神里却好似包含了某种情感在其中,这种感觉说不好,既是贪婪又是渴望,既是深邃又是藐视。它只是一个畜生而已,怎么一个眼神中竟包含了这么多的异味?

渐渐的,无双发现,它并不是在与自己对视,而是在窥探着两个躺在地上睡觉的姑娘,而且专‘门’看脸,看看马丫白皙的小脸蛋,又看看蓝彩蝶娇‘艳’的瓜子脸,它好像是在对比什么,也许是在思考到底哪一个更香嫩可口些吧。

“看不出来你还‘挺’‘色’的。”无双嘟囔着,它肯定是只公熊。

“哥,你睡会儿吧。”马丫心疼情郎,还没到时间就早早爬起来了。如果单从这点上对比,蓝彩蝶永远没有她更知道心疼人。

“没事,我不困。”无双掐了下心上人的鼻尖。

“不是你困不困,照你这么烧柴禾,过不了几个小时这点柴禾就都烧光了,我的小爷,我是被热醒的!”马丫紧了下鼻子娇怒地拍了无双一巴掌。

“啊?我不就是怕你俩冻着嘛?咋地,不能这么烧啊?”他是城里孩子,从小在董家锦衣‘玉’食惯了,无论什么时候也不懂得节省持家,他看这一个多小时篝火,都要把两个姑娘辛辛苦苦捡来的柴禾烧过半了。

“去睡吧,我看着呢。”马丫怕情郎冷,把自己的军大衣也脱了下来给他盖上,然后又把衣角全都掖到无双身下,这才放心。

“那你小心点啊,这熊瞎子我觉得有点邪‘性’,那眼神跟人似的,要是有事就喊我俩,咱们毕竟是三人,真打起来咱也不至于吃亏!”无双嘱咐完也闭上了眼睛,马丫是个细心的姑娘,而且比他更了解野兽的习‘性’,相信不会有事的。

他一闭上眼,满脑子里就都是蚌城中的一幕幕影像,其实这几天他心里一直有个疑问。这次从蚌城安然脱险一切都很顺利,但惟独他觉得帮舒尔哈齐王魄附身的催天霸明明与自己近在咫尺,他完全有能力杀了自己,为什么一直不对自己动手,他的语气和态度几乎就是一直在跟自己商量,希望他可以成全他的雄心壮志。

那成千上万的‘阴’兵喊杀声震天,为什么没有再第一时间杀了自己?还有,他曾经说过,东珠王是他当年送给东哥格格的定情信物,那么这里与正史上的描述可就有出入了。正史中努尔哈赤对叶赫那拉有七大恨,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东哥格格。

可如此看来,舒尔哈齐也对东哥格格情有独钟,导致他们两兄弟最后产生间隔的会不会就是东哥格格?

越想越糊涂,连梦里梦到的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弄’的无双根本没睡踏实。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就觉得身边有个姑娘嘴里梦‘吟’着冷,随后那柔软方向的身子就向自己靠拢了过来,然后一双小手伸进了自己怀中,紧接着搂住了自己的腰,脑袋也靠进了她的怀中。

无双也没多想,可能是那熊瞎子知难而退走了,‘女’友马丫正在跟他暧昧吧。他下意识双手环住她的芊芊细腰把她搂的更紧了。可用手一‘摸’恋人的后背却发现,怀中的‘女’子没有那条乌黑的大长辫子,而是一头乌黑的披肩发,那柔顺的发丝里还飘着彩蝶经常用的洗发水香味。

她赶紧推开,张开眼睛一看,怀中抱着的果然是彩蝶。

“彩蝶!你像话嘛?马丫在呢,你傻呀?”他瞪了一眼熟睡的蓝彩蝶。蓝彩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天气太冷了,她习惯‘性’地往热乎的地方挤,他俩睡的比较近,这不就挤进无双怀里了嘛。

马丫也真是的,眼看着情敌钻进男朋友怀里都不知道吃醋?

“小爷,好冷啊!你是不是把柴禾都烧光了?”睡眼朦胧的彩蝶被无双推行了,睁开眼睛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去接班站岗,而是埋怨无双没注意看篝火。

她一提醒无双才注意到,眼前哪里还有什么温暖的篝火,四周鸦雀无声,只有头顶凄白的月光给他们投下了光明。篝火灭了,火堆的木炭里一缕缕烟气还在不时地冒着,估计篝火也是刚灭不久。

马丫没了,她没在篝火堆前,一旁还堆放着不少干柴,她都没有往里填。也就是说,在篝火灭时,马丫离开了。

无双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醒了大半。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睡前看到的那大狗熊奇怪的眼神,它最终还是选择了马丫。

“哼!甜甜肯定是背着咱俩找吃的去了!等会儿她回来小爷可得好好说说她!”蓝彩蝶还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无双呵斥她道:“闭嘴!丫儿可能出事了!彩蝶,收拾东西咱们去找她!”

一望无际的白桦林中,到处都是白雪皑皑,雪地上留下一行清晰的脚印。从脚印上判断,那大狗熊趁着篝火熄灭时是双‘腿’直立走过来的,他走过来后立刻扛起了马丫转身离开。马丫一定还活着,因为雪地里没有留下任何血迹。

奇怪了,难道这大狗熊为的不是找猎物充饥?如果它刚才扑上来趁着大家熟睡肯定不费吹吹灰之力就能杀掉他们,可它没有下手,只是带走了马丫。这是为什么呢?另外,马丫是山里丫头,也不像彩蝶这么娇贵,大狗熊还没有走,她怎么可能犯困打盹呢?肯定是那家伙使了什么方法才让马丫束手就擒的。

雪地上只有那大熊瞎子一行脚印,它肯定是扛起马丫走的而不是用嘴叼着,估计,它不想伤害马丫。

“小爷,你看,这儿还有一串脚印。”蓝彩蝶指着一棵白桦树后喊道——

aahhh+26493867——>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