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48章 细如沙粒的东珠

第248章 细如沙粒的东珠(1 / 1)

看来无双上几日第一次见催天霸时观他面相时算他的时运很准,估计这家伙今日是必然殒命古蚌城无疑。按理来说,他现在完全可以从巨蚌口中退出来等待盗‘门’同伴来救援,不过好奇心促使着他也对蚌城遗迹充满了浓厚的兴趣,他倒是不在乎那些财宝,就是想亲眼看看古老的失落蚌城到底长什么样,里边藏着什么。

“哼哼……哼哼……哈哈……”一声声‘阴’笑回‘荡’在巨蚌之口中,那是地狱深处的恶魔,那是蚌城中的幽灵,他们终于等来了一百年后的替死鬼。

“大哥,这……啥动静?是不是鬼笑啊?”所有人都胆怯了,巨蚌之口就如同一张恶魔的大口已经已经把他们吞了进去,剩下的就是如何消化了。

“别他妈废话,能有啥?别听那小白脸吓扯犊子吓唬咱们,就算是有鬼,咱们这么多大老爷们还怕啥?阳气重,没事!”催天霸说这话的时候声线都在微微颤抖。

无双坠在他们身后,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自己隐没在黑暗中,按照他们走过的路线‘摸’索着,幸好前边有偌大的东珠王宝光为他引路不至于‘迷’失方向。

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魁符,鼻子尖微微抖了抖,好奇怪的味道。他衣服兜里一直带着许多豆子,这些大豆是上几天帮李哥家办丧事时揣着的五谷剩下的,一直没拿出去。他知道金‘花’他们肯定担心自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想方设法赶来,偌大的东珠坟,黑漆漆的巨蚌之口没有一丝光线,如果他们走错一步恐怕就会被泥沙下的骨爪拽进去。

他一边走,一边把一颗颗大豆粒儿沿路洒在了地上。

那股奇怪的气味来自于蚌口最深处的黑暗中,说不上好闻不好闻,只是很奇怪,有点像‘女’人身上的胭脂味儿,又有点像略带腥味的海风,里边还夹杂着少许的尸臭。

奇怪,这气味以前在哪嗅到过呢?无双努力从脑海中回想着曾经的那几段探险经历。

呼伦贝尔……不是,大兴安岭……不是,叶赫那拉氏的凤凰冢……也不是,失落的高句丽古城遗址?对,没错,就是在那下边嗅到的这股气味,那是常年被水浸泡过的尸俑的气味!

那么换而言之也就是……也就是说这座失落古城很可能随时都可能重新陷入回江底,也包括漂浮在江面上的东珠坟!难怪百年来只有他和金‘花’机缘巧合找到了这里。它原本就是受‘潮’汐现象影响的漂浮岛,当小岛漂浮在江面上时,下边隐藏着的古老蚌城也就随之浮了上来,而‘潮’汐来到,则让它们重新下潜回去。

另外,很有可能这座漂浮岛只在每天晚上才会重现人间,而夜晚在鸭绿江两岸有个禁忌,就是渔民不得出船打渔,以免冲撞了江龙王,所以这么多年来从没人发现这神秘的岛屿。

坏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否则一旦‘潮’汐到来,不光是催天霸他们,连自己和前来救援的盗‘门’兄弟都要一起葬身江底。

“大哥,你看,前边好像有光亮啊?我x都是东珠啊!”

催天霸和手下已经距离传说中的被滔滔江水吞没的古来蚌城遗址很接近了,到处可见散落在地上的东珠,大的如小拇指甲,小的如沙粒般。包括催天霸在内,所有人再也按耐不住人类贪婪的本‘性’,冲过去争抢起了满地的东珠颗粒来。

“妈的,别抢别抢,有这么多呢,拿的完嘛?”一个男人因为同伴抢到了大个东珠而不悦。

“那还有呢,哈哈……发了,发了!咱们这次可是发了!”所有人都忘记了古老蚌城的诡异失落,竟把这里当做了宝藏,却不知危险正在靠近他们。

一个男人因为太过兴奋,捏着手里的东珠用尽过猛竟把这保存了上百年的完好东珠直接捏成了粉末状,指尖上只剩下一层荧光粉和东珠的内核颗粒,也就是东珠没有生长出前,从江河中流入蚌壳里的那颗小沙粒。

“妈的,这玩应是假货吧?咋这么不坑捏呢?”他发着牢‘骚’。

“你懂个屁呀!这地方一百来年没人来过了,世间久了东珠肯定也会慢慢风干嘛,都小心点,捏坏了就不值钱了。”催天霸喊道。

那人看着手指上沾着的荧光粉,挠挠脑袋,是这么回事嘛?大哥说是就是吧,不管怎么说,这一百来年的东珠就算再不值钱这么好的成‘色’也能值10块钱吧?老纸踹满全身口袋咋地还不出去换十万块钱?他心里这么想,也就有了勇气没注意看那颗细微的小颗粒。

突然那人就觉得指尖上传来一丝微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往他皮‘肉’里钻似的。不过那种痛感转瞬即逝,就跟被蚊子咬了一样,他也没太当回事,继续低头捡东珠。

所有人都早已被贪婪所‘蒙’蔽,都没有注意到刚才捏碎东珠的兄弟此刻表情已经静止了,他木讷地站在地上,手中的东珠要洒落在地,脸部肌‘肉’正在一点点颤抖着。

如果有人抬头去看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胳膊的血管中下正有一个东西在往上顶着走,顺着他的胳膊下的动脉已经爬进了它的大脑中。

“山炮,你干啥呢?别他妈冲着老子傻笑,快捡呀!钱不要了?”催天霸发现他表情古怪,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那表情诡异之极,好像是肌‘肉’‘抽’搐造成的。

他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渐渐地,脸上的血‘色’也越来越淡,不大一会儿脸‘色’白的就跟个死人是的,嘴皮子都成暗紫‘色’了。

“大栗子?大狸子?你咋地了?”催天霸见他有异样,冲过来推了他两下,但他还是站在地上纹丝不动,只有身体依旧在不停地微微抖动。催天霸觉得自己的手触‘摸’到的哪里是活人,分明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都别他妈捡了!赶紧瞅瞅大栗子咋回事。”催天霸第一次碰到这种怪事,自己心里也没谱起来——

aahhh+26069511——>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