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40章 诛杀莽仙

第240章 诛杀莽仙(1 / 1)

那锋利的牙齿死死咬住了大蟒的七寸位置,以往,那白皮大蟒身上的鳞片好似钢甲一样除了无双手中的短刀可以划破外谁也伤它不得,但现在它的鳞片正在一块块脱落,小白也是看准了时机死死咬住了它浑身最脆弱的位置。

金‘花’看傻了。“哇哦……小白,你好凶啊……”

不大会儿,那大蟒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无双低下头,用匕首划开它的下腹,从里边取出一颗如同拳头般大小的蛇胆来。这一切都是这么顺利,也许与无双脑后慢慢长出的宏‘毛’有一定关系。

崔泽凯打撒两下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径直跪在了无双背后。

“你这是干嘛?你别以为求我我就会绕过你侄子,他这么多年来没少欺负百姓吧?”

“不,我没有想求您,我是要谢谢你,也谢谢七姑娘,这么多年来我们催家终于解脱了,明日我就会带天霸离开鸭绿江回老家去。”说完,催天霸转身离开了白仙庙,不过,现在白仙庙中的白仙已死,恐怕以后这长虫岗就要改名了,随着莽仙的死,长虫岗上的同类们肯定也会慢慢销声匿迹。

无双脑子里一直有个疑问,崔泽凯和那个半仙老道都有提到过七姑娘,七姑娘是那个头戴黄金面具的民国‘女’人嘛?她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救自己?她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是自己的祖先嘛?可她又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跟自己说呢?她是个哑巴?

回到家,他把白皮莽仙体内的那颗极寒蛇胆磨成汁儿,敷在了自己断骨上,直觉得那冰凉之感冻得自己整条‘腿’都麻痹了,一丝感觉也没有,就好像那不是自己的‘腿’,而是一个大冰块一样。

要说老朴好歹也算是盗‘门’后人,他心能那么大嘛?这么多天来,无双在他家养伤他又哪有一个晚上睡过安稳觉的?每天晚上无双和小金‘花’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除了那次被无双打晕外,其他无双在龙王屯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包括今夜他们去长虫岗,老朴也都跟在身后保护着他们。

无双不仅仅是他未来的‘女’婿,也是董家的寄托,也是盗‘门’唯一的继承人,就是他有一万颗脑袋也不敢放任两个孩子胡来。

第二天一早,无双伸了个懒腰从炕上坐了起来,炕角,小白就好像看怪物一样惊讶地盯着无双看,嘴里吱吱‘乱’叫着。

“你叫唤什么啊?昨晚不刚吃了美味夜宵嘛?”无双问它。

小白伸着小爪子不住地指着无双手舞足蹈地。无双低头一看,哎哟,怪不得小白如此了,敢情自己现在竟然两条‘腿’站在炕上了,而且断了的那块骨头缝一点疼痛感也没有。这极寒蛇膏真是名不虚传啊!

他从炕上蹦了下来,跺跺脚,踢一踢,还别说,这条‘腿’完好如初,甚至比另一条健康的‘腿’还要有劲!

他的‘腿’好了,不过咱们算一算,他从山顶盘山道堕落下来摔断了‘腿’算是他在龙王屯的第一次劫难,然后陪着嫁给江龙王做活祭的金‘花’杀了江中巨鼋,这是第二次劫难,随后那条白皮莽仙每夜都会来伺机还他,这是第三次劫难。

而上几日‘阴’阳玄道可是早已算出,他此次在龙王屯的历练一定要经历四次大劫大难。上天早已为他安排好了种种磨难,这都是他命中带的,躲也躲不掉,虽然眼下无双已经脱离危险,不过越是往后就越艰难,那第四次劫难可是又将他推入了地狱般的深谷中,要么万死,要么死而复生!

无双再早熟可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愿意瑟。‘腿’刚好下午就跑出来跟金‘花’溜达去了。听说县里来了专家,是专‘门’为了这口江中的青铜棺材而来的。

无双也跟着去凑了个热闹,在破庙里听着所谓的专家夸夸其谈,啥专家呀?也就是自己给自己往脸上贴近而已,也不想想,一个小小的县级市能专‘门’有个考古机构嘛?指不定是哪个高中的历史老师或者是以前地质队的跟班呢。

他那张嘴一张开那就没边了,说什么这棺材是当年同治帝赐给自己最喜爱的一个妃子的,说什么那个妃子就是鸭绿江的朝鲜族姑娘,年方十八英年早逝,同治皇帝因为她差点没哭死。反正是越扯越没谱,这些话糊‘弄’糊‘弄’屯子里人也就罢啦,一旁老朴和无双听的只捂着嘴乐。

“双,要不今晚在破庙这边看着点吧,我瞅着专家咋不对劲儿呢?可别稀里糊涂地让他给打开了。”老朴嘱咐。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无双应道。

这专家拿着上边的介绍信,介绍信是不会有假,不过看他这身行头可不像是专业人士,而且他口中的情史说的都不如小金‘花’在初中课本上学的靠谱。无双是担心这家伙跟那个死胖子是一伙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都惦记着棺材里那颗宝珠。

转眼就到了半夜,小金‘花’担心哥哥吃不好,特意来给他送饭,被那几个屯子里的年轻人好通笑话,说她小姑娘家的不知道腼腆,这哪里是自己家哥哥,分明就是自己的小情人。

“哼!有的吃还堵不住你们的嘴!懒得理你们!”小金‘花’撅着嘴拿出用自己体温捂热的饭盒,里边是单独给无双准备的爱心夜宵。

“太晚了,你早点回去吧,别等哥,今晚我不回去。”

金‘花’瞟了一眼那个城里来的专家小声对无双说:“我爹让我跟你说,小心他。他身上有股腥味,是鱼腥味。”

金‘花’这么说,无双大概就懂了七八分了,这家伙身份是伪装的,并不是什么城里来的专家,而是跟水里老物件打‘交’道的一个江湖人,可能身份与那个胖子相同,都看上了里边的那颗宝珠。

无双点了点头,一直把小金‘花’送到了村口才放心返回。

重新回到破庙一看,那四个小年轻的又睡着了,今儿可算是破天荒了,他们竟然没有打麻将。不对呀,他们睡的是不是太死了?怎么连一点鼾声都没有?——

aahhh+26069495——>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