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味书屋

字:
关灯 护眼
三味书屋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 第233章 不详征兆

第233章 不详征兆(1 / 1)

他很快就融入了小渔村的生活氛围,这不,今儿村长老姜在江里边捞出一条十来斤沉的大鲢鱼,特意邀请朴家三口人来吃饭。酒桌上对无双是好一通夸赞,他说自己就是没闺‘女’,这要是有闺‘女’无双肯定跑不了。

屋里老姜跟朴家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外边姜哥正在给鱼刮鳞片,不大会儿就听他喊了起来。

“爹,老朴你们过来瞅瞅,这鱼肚子里是个啥玩应呢?”

众人闻声而去,只见姜哥从鱼肚子里取出一个大概小拇指长的钥匙,这把钥匙表面布满了铜锈,样式好似是古代的,形状很奇特,但这么大一把钥匙怎么会被鲢鱼吞进肚子里去?它到底是开什么锁的呢?

“这啥玩应啊?赶紧的,家有戚儿还有闲心看这个?快炖上,爹今儿要跟你老朴好好整两杯。”大家也没放在心上,姜哥把铜钥匙扔到了一旁,被无双揣进了兜里,无双见这铜钥匙古‘色’古香的,心想日后如果碰上行家也许能卖点钱。

已经进入十一月了,转眼第一场雪就下来了,鸭绿江两岸被一望无际的白雪说覆盖,那景‘色’美不胜数。董家人还没有放弃,现在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当地公安局也是全部出动,挨家挨户地搜查外来人口,可老朴已经提前给无双‘花’钱办了个户口,取名叫朴双双,加上金‘花’不愿这么早就让董家人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警察以来就打哈哈。

屯子里老人们说今年年份不好,都说瑞雪兆丰年,可下了这么大的雪,鸭绿江的江面上却没有一点冰碴。这确实是方便渔民打渔,不过一旦鱼儿们没有这一冬天的休养生息,恐怕第二年开‘春’江里就没有新鱼苗了。

老人们说这跟上几天无双杀死那江中巨鼋有关,是他坏了江中的水眼,所以江中‘阴’阳颠倒五行不均,这才不上冻。

水边上人都‘迷’信,明知道没有什么龙王爷,可天气不好就容易怨天尤人,大家又摆好了祭品全屯子人祭拜龙王爷祈祷来年风调雨顺。

说来也巧了,全屯子人正在江边祭坛上祭拜龙王呢,江中就突然飘上来一个大物件。

离远了一瞅好像是个黑‘色’的木头块子,再飘近点一瞅,竟然是口黑棺。百姓们肯定是没人敢碰这邪乎玩应,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江边上人讲究这个,说这是不祥之物,也许是鸭绿江的龙王爷再给世人警告呢。

可越是没人敢去捞,那口黑棺就越距离他们近,顺着江流飘飘悠悠而来,快到岸边时拿棍子往里捅都捅不进去。最后那黑棺竟被一股怪力鬼使神差地推上了岸,就像棺材下边有无数个水鬼刻意把这不祥之物送给龙王屯一样。

屯子里都是渔民,可这么多年也没人见过这玩应,到底是采水的真传,老朴祖辈都在江边采东珠,什么怪事没见过呀。他说,当初蚌城消鼠,官府和当地渔民为了祈福曾经找高人铸了一口青铜巨棺,据说这口棺材下沉后正好镇在了水眼上,这是为了镇住那几年频频发生的水灾。可能这口棺材就是当年压在水眼上的那口巨棺。

“老朴,这棺材里装着什么?”无双胆大不信邪,独自一人走了过去用手指弹了几下棺材盖,里边发出了空‘洞’的回音,好像这么多年下来,棺材里装着的东西已经腐烂没了。

“我也不知道,当年只有指点铸造这口青铜棺材的风水师知晓。”

有人建议赶紧把它推回江中,不管这棺材是吉是凶,都是鸭绿江中的老物件。也有人建议把它‘交’给当地政fu处理。

每个屯子里都有那么几个好事的年轻人,自以为自己读过几年书进城里打工几年就有了见识。几个年轻小伙不信邪,冲上来就要开棺。当然了,他们不是盲目,棺材是啥东西谁都知道,装死人的呗,而这么像样的一口古铜棺恐怕装着的人也不是一般身份,肯定要有随葬品。

村长老姜架不住一群年轻人架钢,便让大家回家取了工具想打开看看。可不管众人想破了脑袋,使尽了办法,那铜棺就好似是浑然天成的铜嘎达似的,怎么‘弄’都‘弄’不开。

“哎?你们来看,棺材头下边咋还有个小窟窿眼呢?”

大家围过去一瞅,可不是真的嘛,棺头下方正中间恰好出现了一个小窟窿,小窟窿不大,就好像是个一个钥匙孔似的。只是从古至今还从没听说过谁家棺材还带锁的呢,真是怪了。

无双在心里对比了下,发现这钥匙孔刚好可以‘插’进去上几天姜哥捞上来那条鲢鱼肚子里的钥匙,难道是它……他不动声‘色’没敢多言,他知道这棺材里的东西绝不是那么简单,在没有十足把握前莫不可触霉头惹祸上身。

大家见没了希望,也就散了,村长让几个壮年小伙把这口棺材暂时存放在屯子最西边的一座破庙里,并派了几个年轻人日夜守护,就怕出什么意外给小渔村带来噩梦。

夜深人静,夜黑风高……屯子里早早就没了人影,无双一个人走在乡间小路上,四周‘阴’风做做。他还是没有遏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这种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是他与生俱来的,因为他是盗‘门’后裔。

走到破庙前就见里边几个小年轻的正凑在一起生着火堆打麻将彼此壮胆。他见没机会,就靠在墙后坐下来咪上眼睛闭目养神,‘迷’‘迷’糊糊的竟然打盹睡着了。

“孩子,别去碰那口棺材!那里边的恶魔一旦被放出来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梦里一个沙哑的老人的声音传来。

“谁?谁在跟我说话?”

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仿佛梦中他正处于一片无天无地的‘混’沌之中。

“是你嘛?你为什么几次三番点拨与我?”无双大喊。

四周静悄悄的,连个人影也没有,仿佛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只有他一人存在。他知道,提醒他的肯定又是那个半仙老道——

aahhh+26069480——>

热门推荐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巫当道 无限之升级系统 妻主难为:腹黑将军嫁进门 暴风校园 民国大能 催眠疯人怨 重生之嫡女为谋